爭論數日無果,台商會長在記者會喊出「好想回家」,對岸終於確定讓我方派機接回滯留武漢的國人,對無助、驚恐交迫、滯留武漢的台商及其他台灣民眾而言,當然是鬆了一口氣,終於可離開高風險疫區,基於人道與同胞立場,當然值得高興與支持。但面對各種可能的危險,政府準備好了嗎?更重要的是:包括你我在內,準備好了嗎?

武漢肺炎是一種新型冠狀病毒傳染病,從基因序列比對發現,其與同為冠狀病毒家族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感染症(MERS)相似度分別有近八成與五成;根據目前病例來看,致死率可能低於SARS,但潛伏期長、傳染力高。去年底傳出疫情後,當地政府未能快速處理,甚至對外隱瞞疫情,導致情勢惡化,春節前終於宣布「封城」,震撼全球。之後大陸各省市都出現病例,海外案例也不斷增加,目前全球確診數已超過SARS,世界衛生組織(WHO)認定武漢肺炎為「國際突發公共衛生事件」。

疫情的嚴重、確診與死亡人數持續增加、加上封城後武漢地區物資─特別是醫療口罩等的缺乏,滯留武漢地區的外籍人士都希望儘快離境,許多國家包括美國、日本、南韓、德、法、英、印度等多國,或已派機接回僑民,或正在協商中。先前政府與對岸聯繫希望派機接回滯留武漢的台商與台灣民眾,一直未得到回應,現在終於同意,兩岸官方放下政治分歧,展現人道優先精神,希望是共識累積的開始。

從幾個已從武漢接回僑民國家的案例來看,政府完善專業的規畫、周密的作業與宣導是成敗的關鍵。依據目前所知,武漢肺炎致死率約2%多,比一般流感高,卻低於SARS的10%左右,但民眾視之如「現代瘟疫」,很容易對可能的風險出現強烈又過當的反應。美國從武漢接回僑民的飛機,因機場遭當地民眾抗議而拒絕落地,最後只得降落軍用機場;南韓闢建隔離區準備接回僑民,也被當地民眾包圍抗議,施工受阻。日本第一批接回者中,有人不願接受隔離堅持回家,也引發社會爭議,一位承辦事務官因不堪指責而跳樓。

由這些案例來看,稍有不慎,每個環節都可能出現爭議。以台灣而言,武漢台商若降落桃園機場,爭議應該不大;但飛機降落後的處理卻是關鍵。網路一度流傳,日本接回200多名僑民後,「1人1台救護車」送走,作業「嚴謹」。事後證實是假訊息,實際上只動用21台救護車。不過,日本政府作業相當嚴謹,派出檢疫防護人員隨行,接運車輛均配置負壓設備,全數送往荏原病院觀察,避免可能的病毒流散。台灣在SARS期間購置的50輛負壓救護車已全部報廢,如何安全接運武漢回來的台商,將是政府規畫與執行力的第一道考驗。

政府在接回武漢台商後,如何不讓可能的病毒流竄,其規畫與SOP是成敗的關鍵。對已有發燒、四肢無力、乾咳等症狀者,當然要隔離醫療,容易處理。但篩檢後無症狀者,後續的追蹤管制更難,一般而言是返家自主管理,要求每天進行健康狀態檢驗。不過外界會擔心再出現到處趴趴走的「自主管理」者,而類似案例其實已有。

潛伏期長,無病症仍可能傳染他人,是武漢肺炎可怕之處,政府如果決心強制隔離所有來自高危險區的人,應不至於引發民怨,但要預防當事人不願配合,於情、於理如何事前溝通?於法如何強制執行?應有妥善規畫並完備法令。行政院已宣布,武漢返台者將直接進入醫療院所等級的隔離處所安置檢查,不採居家隔離方式,社會會比較安心,後續就看政府執行力了。

疫情擴散壓力下,「人性」備受考驗,但理性且專業地看,武漢肺炎危險性應不會超過SARS,今日醫療與公衛水準、對病毒的了解等,遠遠超過17年前SARS出現時。政府與民眾謹慎因應,是面對不確定風險的正確態度,但切勿淪為非理性、過度的反應,甚至激烈到連人性與人道都拋棄。政府的宣導與身體力行,是避免社會反應過激、不當的重要因素。大陸送回武漢台商,展現人道精神,政府也應該停止霸凌大陸、製造兩岸民間仇恨心了。

接回武漢台商,政府要準備好,社會也要準備好,切莫把武漢回來的台商當成病毒霸凌。

#肺炎 #病毒 #武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