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日,第10屆立法委員上任,民進黨以61席的過半優勢,照表操課,推選游錫堃為院長、蔡其昌為副院長。游雖為政壇老將,在陳水扁總統時期曾任行政院長,政治閱歷豐富,但他卻是立法院新生。在立法院初試啼聲的游錫堃旋即被推舉為議長,不僅在民國憲政史上首見,在美、日、歐等重視國會資深制的國家中亦屬空前。

在資深制的國會倫理中,新科國會議員理當是「後座議員」,更遑論出任議長成為國會領袖主持議事。游院長在黨外時期曾任二屆省議員,應具議會之經驗,但民主化後的立法院議事生態迥異於威權時期的省議會,與甫卸任的蘇嘉全前院長歷任第2、3屆立委相較,游院長未來如何令資深立委折服挑戰不小。

游錫堃不僅是新科立委掌任立院龍頭的首例,更是行憲後行政院長轉換跑道出任立法院長的第一人。或許因為如此,他不諳行政、立法之分際。游在就職立法院長的演說中表示,將優化國會功能、強化世代共贏、深化民主同盟等「三化」面向,並將透過立法權研議下降參政年齡。游院長的發言內容除「優化國會功能」外,均聽似總統或行政院長的就職演說或施政方針報告,而多數權責是在行政,甚至是總統。

而且「下降參政年齡」事涉修憲,自翊為立院公道伯王金平之後繼者,九連霸立委的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不忘提醒「菜鳥院長」,修憲須由蔡總統主導的「一要件、三共識」,而非立法院長個人意志所能成事。

此外,游院長言及深化「民主是普世價值」,宣誓未來將持續推動國會外交,以民主的軟實力爭取國際支持。他認為,目前正值中美貿易戰,台灣外交否極泰來之際,我國應乘勢積極強化國會外交功能,推動與美、日、歐、加、澳等民主同盟國家簽訂自由貿易協定(FTA),進而建立正式外交關係。

游院長對外交的樂觀言論,聽在任內連丟5邦交國的外交部長吳釗燮耳中,應五味雜陳。游院長完全不清楚「國會外交」在各國外交決策中的位置,即便是內閣制國家的議長亦不妄議外交,何況我國憲政的雙首長制設計,外交權在總統手上,領軍「國會外交」的立法院長只能敲邊鼓。

誠如游院長所言「議權民授」,國人雖非人人精熟國際關係,但皆知我國嚴峻的外交處境,立法院長信口開河,矢言與民主同盟簽訂FTA,建立外交關係,徒增話柄,無助外交突破。

游錫堃的立法院初登板令人捏把冷汗,一個完全無視資深制,缺乏專業、資深及強大之委員會的立法院遑論議事品質,更有淪為總統及行政院橡皮圖章之虞,難以落實監督、制衡行政權。(作者為輔仁大學日文系所特聘教授兼日本暨東亞研究中心主任)

#立法院 #院長 #國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