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城腳下的公社隈研吾在北京打造的「長城腳下的公社」,以竹子為主,呈現中國元素。(隈研吾事務所提供/李侑珊台北傳真)
長城腳下的公社隈研吾在北京打造的「長城腳下的公社」,以竹子為主,呈現中國元素。(隈研吾事務所提供/李侑珊台北傳真)
隈研吾將「OMM藝術博物館」的外觀以條狀木材為主,遠觀就像是大小不同尺寸木箱交疊而上,藉由從木頭縫隙透出的自然光,加上滿布當代藝術的氛圍氣息,成為博物館內最神聖的一隅。(隈研吾事務所提供/李侑珊台北傳真)
隈研吾將「OMM藝術博物館」的外觀以條狀木材為主,遠觀就像是大小不同尺寸木箱交疊而上,藉由從木頭縫隙透出的自然光,加上滿布當代藝術的氛圍氣息,成為博物館內最神聖的一隅。(隈研吾事務所提供/李侑珊台北傳真)

日本建築大師隈研吾1月上旬受文化大學之邀,於「華岡大講堂」專題演講,建築師劉培森認為,隈研吾在全球接案,最重視藝術家的創意、設計的可能性是否能發揮,以及理念實踐與否,作品實驗性高低,不在乎案子大小。

隈研吾與團隊所承接建築設計案來自全球各地,例如位於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和伊斯坦堡之間,一處位於波爾蘇克(Porsuk)河畔的千年古城埃斯基謝希爾的「OMM藝術博物館」,則是私人收藏空間。

隈研吾將「OMM藝術博物館」的外觀以條狀木材為主,遠觀就像是大小不同尺寸木箱交疊而上,室內空間方面,從水平面空間較為寬廣的展覽空間開始,偌大空間漸漸旋轉,進而轉化成小型且各自獨立的展間,而位處博物館中心的垂直天窗中庭,藉由從木頭縫隙透出的自然光,加上滿布當代藝術的氛圍氣息,成為博物館內最神聖的一隅。

隈研吾在北京北郊一個名為「長城腳下的公社」的新社區設計鄉間別墅,也前往杭州,協助中國美術學院打造民俗藝術博物館。

劉培森指出,隈研吾的作品層次非常跳躍,接案來源多元,當中「不乏不大不小的案子」,從土耳其的私人博物館,到鄰近長城的新公社,甚至東奧場館等,都囊括其中,從建築師的角度來說,找到好的客戶不容易,他卻能與案主透過建築設計激發火花,發揮自己理想及展現對各個地域的認識。

文化大學校長徐興慶則說,隈研吾的建築追求平實簡約的美感;面對大自然,更顯得「謙遜」,與近年來重視外型勝於功能的建築風格,截然不同。他所使用的建材樸實低調、呈現的空間單純簡潔,卻能讓人心靈沉靜愉悅,這種簡單無華之美,對於汲汲營營的現代人來說,像是另類的心靈雞湯。

#作品 #博物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