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開年並不平靜,原本市場預期美中貿易談判進展、科技產業需求暢旺等所帶來的多頭動能,卻在新春農曆年後,迎來了一隻「黑天鵝」。中美1月15日簽署第一階段協議,大陸經濟面對外部壓力才稍獲舒緩,但就在八天之後,內部卻面對武漢爆發的疫情,正要開始經歷嚴厲的挑戰。受到疫情擴散的衝擊,全球風險性資產價格出現大幅震盪。

由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仍在發展中,但從確診病例增加速度和擴散狀況來看,整個疫情發展仍集中在大陸,海外確診病例數並不多,目前來看,疫情發展對於全球金融市場的影響,主要還是來自於信心面的衝擊。而疫情對於擔憂對全球經濟的影響,考量傳染速度比SARS快,後續發展建議觀察以下兩項指標:第一是觀察大陸封城速度。第二是觀察大陸以外的確診病例增加速度與致死率。

2月8日元宵節前後是武漢封城滿14天時間,預料將見到第一個高峰期到來,而大陸以外的地區可能會再晚些時候才見到高峰。隨著時序即將步入關鍵期,接下來觀察大陸以外的疫情發展狀況將顯得更為重要。

就全球資產而言,由大陸形成一個同心圓,第一圈為大陸與香港,第二圈為亞洲與日本,第三圈為歐美已開發市場。短期先保守觀望大陸和亞洲股票,考量到不確定性和市波動風險,短時間不去接刀子,或可將部分轉至歐美股市。在類股上,則會暫時避開消費、運輸、原物料族群,因為這類族群跟大陸相關性較高,未來或有可能受大陸需求遞延、甚至放緩所影響。

此次新型冠狀病毒在大陸以外地區的致死率若未攀升,估計影響時間約一到兩個月,期間市場將趨於波動,遇修正下跌可逐步加碼歐美股市,若疫情回穩,美國強資產仍將是資金回流首選。但若疫情往悲觀情境發展,也就是大陸以外地區致死率攀升,則可能要考慮減碼第三圈資產。不過,到目前為止,則還處於在找機會的階段。債券部位,短線加碼利率相關部位,包含投資級債與新興市場債,而美國公債殖利率已經來到1.5%的相對低點,空間有限,不建議加碼。

拉回到疫情核心,大陸疫情雖打斷經濟回穩節奏,短期影響層面大,看法變謹慎,但非恐慌;直接影響為受到大陸城市交通管制下壓抑的運輸、旅遊和消費。以湖北為例,湖北為電子通信、汽車生產,占全中國GDP為4~5%;目前大陸GDP中,服務業占比達53.9%,較2003年41.2%高出許多。

現階段對於關注大陸股市的投資人,建議除觀察每日確診病例新增速度外,在經濟增長壓力加大下,大陸政策支撐力道更受重視,財政政策方面,目前預估大陸今年赤字率3%、新增專項債人民幣3兆元;貨幣政策部分,人行年初已全面下調存準率0.5個百分點,釋放長期資金約8,000多億人民幣,可關注貨幣政策上半年是否還會再降一次,以及關注第13屆兩會是否會如期召開,或是官方釋放的訊號,作為接下來觀察重點。

展望2020年第一季,除目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變數外,經濟復甦力道、全球主要央行政策與年底的美國總統大選等,都可能是影響市場的變數;就投資策略上,由於疫情不會這麼快結束,市場一定會有波動,而且不會立刻結束,建議現階段宜把握不追高,有跌才去加碼的大原則。

#疫情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