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壓垮旅遊業,無薪假浪潮一觸即發,就規模來看,資本額不到億元的綜合旅行社,論口袋不夠深,論人事負擔卻比甲種、乙種旅行社都來得重,如同腹背受敵,喜鴻被迫開出第一槍,有其不得不的苦衷。

國內旅行社分為三類,最大的綜合旅行社資本額要超過3000萬元,國內喊得出名號的雄獅、可樂(康福)等都是破億,表面上看來口袋深、應該比較有能力撐,但以其受雇人數都在千人以上,人事開支並不輕鬆。

以雄獅員工約3600人來計,就算都是基本工資,再加上固定開支,每月也是近億,任誰都不可能這樣虛耗。唯一優勢是夠大,所以獲得政府「關愛的眼神」,政府也怕他倒,因為影響人數太大,反而最容易獲得紓困。

規模最小的,如只接國內團的乙種、或是可接國內外團的甲種旅行社,雖然口袋沒有大型業者深,但很多都專做老客戶生意,流失多半有限,也因為員工沒那麼多,很多還是家庭事業,人事比較好調整,包袱反而輕。

最尷尬的莫過於介於甲種旅行社與大型旅行社間,資本額尚不足1億元的中型業者,這些多半較晚發跡,靠著這幾年積極擴張,從甲種躍為綜合旅行社,但口袋深度有限、政府關愛的眼神也沒有,更需要自立自強。

中型規模的綜合旅行社,員工人數約在500人上下,搭上直航等題材,團量成長之時,希望多做點生意,擴充編制也相對用力,如今情勢瞬間反轉,確實也面臨人事成本尾大不掉,自然得比同業更早出手止血。

覆巢之下無完卵,喜鴻代替旅遊業開出無薪假第一槍,只是反映瘦身成為共識,減薪、無薪假,成為必要之惡的求生共識。沒人知道誰會是跟進的下一家,但確定的是,旅行業的困境絕不是說說,這回是玩真的。

#旅行社 #無薪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