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大選相關檢討已告一段落,但民調是否可信的問題,並未受到應有的重視。民調是否可信,曾經是一個重要的衝突性議題,韓國瑜在民調明顯輸給蔡英文後,呼籲支持者拒絕接受民調訪問,評論者稱之「蓋牌策略」。事實上,民調工具化現象由來已久,於今為烈,不只蓋牌的韓國瑜,初選失敗的郭台銘和賴清德、2018年九合一選舉落敗時的民進黨都曾對民調的真實性提出質疑,本報也曾以社論剖析民調在技術上的不足與缺失。

如今選舉結果揭曉,該是客觀審視民調可信度的適當時機。民調是一種科學性的調查工具,藉以掌握社會心理與人心趨向,但民調的理論基礎能否跟上溝通工具的進化與人類生活型態的改變?調查結果能否如實反映社會的變遷?如何正確解讀調查結果?進入手機時代,以市話為主的民調還是可信賴的調查方法嗎?

就選舉結果論,觀察主要民調機構2019年12月底的封關民調,TVBS的預測與最終選舉結果最接近。TVBS選前2周的調查指出,蔡英文以4成5支持率領先韓國瑜的2成9和宋楚瑜的7%,扣除1成9的未表態進行調整,蔡、韓、宋3人支持度為55.5%、35.8%、8.6%,與選舉結果的57.1%、38.6%、4.2%相去不遠,其他幾個長期經營新聞議題民調的主流媒體也不差。美麗島、《蘋果日報》、台灣民意基金會、《自由時報》、兩岸政策協會、放言等都預測蔡大勝,卻太低估韓的得票率。誤差最大的是自由,其封關民調指出蔡、韓、宋支持率分別為54.3%、15.6%、4.8%,扣除未表態後換算得票率則為73%、21%、6%左右,與選舉結果相去甚遠。

從各家的封關民調來看,所謂「機構效應」確實存在,幾個機構長期對韓國瑜不友善,果然低估韓的支持率。日後解讀民調數據,必須把「機構效應」因素考慮在內,才能更精準預測民意走向。不過整體來說,所有民調的大趨勢並未失準,觀察這次選舉民調動態變化可以發現,幾次重大起伏,都與外部事件時點吻合,包含6月香港反送中、8月郭柯王之亂,也可佐證民調在當前政治環境下,仍能相當程度的反映民心所向。

除前述機構效應問題外,民調一些技術性問題,如住宅與手機樣本比例、年輕人加權等,在選舉過程中經常受到質疑。就結果論,這些因素並未構成民調不可信的基礎。最精準的TVBS正是採取了手機與市話各半的混合調查。而年輕人的影響力,也是蔡英文創下史上最高票紀錄的原因之一。

民調應該仍是最能反映民心的有效工具,而作為代議政治的輔助工具,民調反映民心的價值更不容忽視,也是現有科學方法中與民心距離最近的調查工具。從這兩次選舉歷程來看,2018的綠營、2020的藍營,都是民調的落後方,都異口同聲否認民調的價值、質疑民調不等於民心。拒絕接受民調的結果,反而讓自己距離民意愈來愈遠,最後慘敗收場。這兩次大選的結果,讓質疑民調結果的人付出慘痛的代價。

選舉是一時,爭取民心才是長久之道。無論獲勝的民進黨,還是落敗的國民黨,抑或蓄勢待發的台灣民眾黨,都要以此為鏡,莫以民調不可信為由,讓政黨與民心隔著最遙遠的距離。因此大敗的藍營更不能不信邪,繼續與民調唱反調。

蔡政府正享受連任蜜月期,近期武漢肺炎疫情,根據TVBS調查,5成6民眾滿意蔡政府的處理,僅2成6不滿意,高達7成6的人對蔡政府防治武漢肺炎有信心。禁止口罩出口、政府統收分配口罩、延後開學等政策,也都獲得高度民意支持。面對如此民意,國民黨就不能為反而反,應採取建設性批評的在野監督,幫助政府防疫做得更好,向人民展現朝野攜手合力度過難關的高度。

民調可信,但民意如流水,在尊重民調所代表的民意的同時,政治人物也必須要有前瞻、展望未來的能力。民調只能反映過去與當下的民意,是「落後性」指標。在資訊化、網路化的現代社會,任何政府的蜜月期都不會太長,民意如海嘯,若一味跟隨民調,施政可能流於民粹化、短期利益化,在全球化競爭時代,很快會流失國家競爭力,尤其台灣是小島型經濟體,面對大陸的強勢競爭,後果堪憂。尊重民意,但更要為國家未來整體設想。

#韓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