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選剛結束,美國總統大選隨之登場,由民主黨的愛荷華州初選揭幕,巧合的是,民調領先群的前副總統拜登、參議員桑德斯、華倫及剛剛贏得愛荷華初選的布塔珠吉市長,全都主打「庶民經濟」,但他們的思路和韓國瑜不同,韓國瑜著重新財富的創造,美國民主黨主要角逐者著重分配。顯然台美兩地都面臨股市迭創新高、全民財富增加,所得分配惡化,庶民生活艱困的類似問題。

拜登提出在10年內對大企業和富人增加資本利得稅3.2兆美元;桑德斯和華倫的主張更激進,直接對美國富豪課徵「富人稅」。剛宣布參選的前紐約市長彭博提出對企業、富人10年增稅5兆美元,讓聯邦收入增加10%。

去年6月,以股市巨鱷索羅斯為首的19位美國巨富,公開發表支持富人稅的看法,認為可以促進國家政治、經濟和社會穩定,強化民主和自由,是他們的愛國義務。顯示不少美國富人已意識到,所得分配不均對社會的負面衝擊,已需要更有效的作法來加以矯正。當然,巨富們對此議題的看法也不一致;近日,包括比爾蓋茲、祖克柏等16位富豪就對此事發聲表達擔憂,認為民主黨候選人過分左傾,將有助於川普選情。事實上,共和黨人當然也注意到美國所得分配惡化、窮人收入停滯的狀況,只是將罪魁禍首指向美國的貿易夥伴,企圖以減少貿易赤字、抑制中國大陸的快速成長來解決問題。

所得分配在全球持續惡化,不僅在皮凱提(T. Piketty)2013年發表的名作《21世紀資本論》中以長期歷史資料加以證實,全球各地的研究也一再確認了這種發展,非營利組織樂施會(Oxfam)2018年初發表研究,全球財富的82%集中在1%的富人,較貧窮一半人口的所得卻沒有成長,且全球最富裕8人的財富就相當這半數窮人的所有財富。

學者依據財政部報稅資料研究,最高收入10%家庭收入占所有家庭收入比例,從1977年的25.2%提高到2013年的36.4%,11.2%的提高非常顯著;韓國情況更糟,2013年已經高達44.9%。這種因全球化導致的社會現象,讓世界各地都發生激烈的示威事件,包括拉美國家在左派和右派間劇烈擺動、美國的「占領華爾街」運動、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革命」、香港的「占領中環」運動、台灣的「太陽花」學運,乃至最近法國的「黃背心」運動、香港的「反送中」事件,其實都和所得分配惡化,年輕人薪資停滯、對未來感到茫然有高度相關。

台灣的所得分配惡化,明顯表現在產業發展的榮枯中,和電子相關的行業還維持不錯的成長,但其他的傳統製造業、服務業及金融業等非高科技領域,大約占就業人口的7成以上,都出現了薪資停滯、福利下降的現象。這也是許多庶民對於經濟成長率的高低,或是政府的經濟政策都會「無感」,因為這些訊息通常只影響到高科技或是電子業相關行業。

剛結束的總統大選中,韓國瑜提出「庶民經濟」的訴求,其實是在回應經濟兩極發展所衍生的社會問題,也曾激起廣大的民意回響。可惜香港「反送中」事件和北京「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政治衝擊反轉了選情,讓韓國瑜遭到挫敗,但不表示台灣經濟兩極化問題已獲紓緩。相反地,在這次新冠肺炎的影響下,會讓問題更加惡化,因受衝擊最大者正是以旅遊、餐飲為主的庶民行業;而蔡政府除了在投票前應急地提出一些不同族群的補貼措施外,缺乏系統性擴張財源、提升弱勢競爭力的計畫,將導致庶民不滿日益升高,使社會不穩定,也會讓執政黨難以應對2022年的地方選舉和下次大選。

美國大選預示了全球治理的新方向,蔡政府應當盡早考慮如何擴張收入並調整預算,來強化庶民產業的競爭力,才能能避免所得分配持續惡化以及上述的負面發展。

#收入 #惡化 #美國 #得分 #韓國瑜 #分配 #富人 #財富 #社會 #庶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