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頭髮稀少,照說頂透風,加上每天洗頭,理當清清爽爽,但用手摸起來,總有些油膩。不單頭髮,好像渾身都出油,以頭部和臉龐最旺盛。

這種緊緊隨我一輩子的油性膚質,縱使拿肥皂洗完臉,只要稍為走動照個太陽,隔半個小時張開手掌朝臉上一抹,立刻變成沾到油鍋的廚工,平日根本不需要擦任何潤膚乳液,即油光煥發。要是不摸臉而去摸頭頂,更不用說油到什麼地步了。若是哪天偷懶,任何人打我身邊走過,都可能聞到身上冒出的油臭味。

所以不管春夏秋冬,必須每天洗澡洗頭。從頭頂到腳底,擦的是人家刷洗衣物器皿、去油汙效果很好的「粗肥皂」。

另一層苦惱,頭頂出油之外,還冒出細小顆粒。平常打電腦寫稿子或看書,不經意地隻手騰空朝頭上摸去,輕易即尋得那些顆粒所在。

摸準顆粒,用指甲輕輕一摳,必定有一粒乳白色「青春痘」塞進指甲縫。有時候,那粒油脂青春痘會黏帶一根纖細短髮。咦?耶!這哪是什麼青春痘,顯然是長出頭髮的毛囊呀!

按道理,一般掉髮只要毛囊未遭破壞,跟竹筍叢一樣,砍下竹筍不連根挖除,根部總會再萌發新筍。頭髮如果連同毛囊出走,恐怕就永遠少掉那根頭髮。

雖說人的毛髮多得無從計數,需要新陳代謝,但對一個半禿的人來說,任何一根頭髮都相當珍貴呀!

從沒想到,一個額頭上長有美人尖的青少年,每回坐上理髮廳座椅,無論男女師傅動刀剪之前,總要徵詢一句,頭髮需要打薄一點嗎?而今,竟然被歲月摧殘得如此不堪。

記憶中,小時候住的壯圍鄉下,有大半女童長頭蝨,大半男童癩痢頭。小學和鄉衛生所的護士阿姨天天忙不停,便是消滅這兩項傳染性皮膚病。

她們用撲殺蚊子的打氣筒,噴藥物到女生髮叢,再裹上包袱巾悶死頭蝨;對付男生癩痢頭,則是將盤尼西林藥膏或顆粒輾碎攪糊,逐一糊住光頭上每個凸起的膿包,使每顆癩痢頭遠看彷彿戴了一頂白色泳帽。

三弟小時候曾戴過這麼一頂白色泳帽。不知道當年是不是我油性皮膚、油亮頭髮,讓自己能夠不和盤尼西林這種抗生素打交道。

真所謂人算不如天算,年紀越來越大,頭髮越來越少,面子自然擴張版圖,變成面子很大的人。看到我高中時期照片的朋友,戲謔地質疑,那撮美人尖該不是照相館老闆修片時免費附送的吧!

唉,人說「頭大面四方,肚大是財王」,少了美人尖,禿了大半個額頭,讓整個臉面加大也就罷了,至少有點大官架勢呀!哪料到,稀疏髮叢竟然隱藏著癩痢頭,不嘆氣都難。

有時候不免突發奇想,認為自己命中說不定是個「臭頭仔洪武君」,奈何「皇帝乞丐命」。一輩子淪落為經常需要抓抓臭頭,摳掉幾根毛髮的庶民。哈哈!

有時候不得不自我安慰,已經這把年紀,面對價值觀紊亂的社會,縱使因為臭頭而有洪武君的命登基坐龍椅,大概也沒有什麼作為。

心裡倒是期盼,請八仙之一的呂洞賓再發個慈悲,像幫朱元璋那樣,抽空下凡幫我理個髮,治好我的「臭頭」。

#白色 #美人尖 #大半 #青春痘 #顆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