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31日深夜23點,英國解除了長達47年的歐盟會員國資格,正式「脫歐」,也從1,317天的折磨中「解脫」!很多朋友都曾看過一個前英國首相梅伊,在首相官邸抓狂的短視頻,視角俯看那個沒露臉的前首相難判真偽,但表現出來壓抑的失控舉動是所有英國人過去三年多的寫照。未來在正式分手前的緩衝期,失控與壓抑的挑戰依舊縈繞在多數英國人的夢境中!愛爾蘭於2月8日大選,結果出爐再一次跌破眼鏡,民族派的新芬黨(Sinn Fein)獲得四分之一第一順位選票,成為最受歡迎的黨,牽動整個英國的前途。

除了英國政府在未來一年要積極處理脫歐所遺留下來龐大的行政與法律事務,接下來,蘇格蘭和北愛爾蘭可能展開的脫英行動與反歐盟的行動可能綁在一起,除了接下來的新貿易關係、新國防合作、以及複雜的法規銜接及移民、邊境管控問題,卻必須在11個月內完成談判並結束立法,未來兩年的英倫三島還真是一團混沌。

在德國即將邁向後梅克爾時代之際,梅克爾的門徒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一般縮寫為AKK)在無預警狀況下辭去德國基督教民主聯盟(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的領袖,也因此喪失該聯盟競逐總理候選人的資格。中間偏右的基民黨(或聯盟)為了執政,作出妥協而聯合聲勢日漸壯大的另類選擇黨(AfD),相當程度觸犯了二戰後的政治禁忌,強勢的梅克爾襯托出弱勢的AKK,AKK的請辭造成梅克爾進一步跛腳,也使得歐洲一直以來的領袖國家正快速向更高的不確定性滑去。法國馬克宏總統試圖在德國不確定中出頭,可惜罷工狠狠打了馬克宏的領導力一巴掌,連內政都處理不動了,何況要成為歐洲的領導人。失去了英國的歐盟,未來領導人在不確定中!

美國總統川普在2月5日如預期地未被彈劾,加上民主黨初選所遭受的質疑,強勢的行政部門所主導的國際關係可望持續,但美國內部的矛盾一如其他國家正邁向兩極化。在洛杉磯出差期間,搭了一位來自臺灣移民的Uber駕駛,近一個小時的車程聽到了許多極端的「時事評論」,根源依舊在於貧富差距的加劇,紛亂、欠缺系統的市井小民觀點,往往最忠實地反映出挑戰與解決方案的所在。每個時代都在面對延續過去與邁向未來的糾結與衝突中,關鍵是前進的力量如何征服守舊的力量?握有權力的領導人如何傾聽市井小民的卑微願望:生存下去,在這個錯綜復雜的世界中,往往是順了姑意、逆了嫂意,裡外不是人!強人,成了領導人的特徵,是否逆了反極權的普世價值?真難說清楚!

回到產業面,強勢,應該反映在速度而不是態度上!美國軍事戰略家John Boyd分析韓戰時期的頂尖戰鬥機飛行員,擊落敵機與不被敵機擊落的最優秀飛行員之所以卓越,是因為他們擅長快速掌握OODA循環(Observe, Orient, Decide, Act),看起來和卓越的企業領袖並無二致,但關鍵不是PDCA那些經管老套,而是快速!因此,當代經營管理對於敏捷的需求早就跨出軟體開發的領域,需要融滲進入所有的企業流程。強勢的卓越企業,可能是那些以速度征服態度者,現代市場對於包容(Inclusion)與永續(Sustainability)的訴求可能受不了大聲嚷嚷的強勢企業,而是能在各個方面與階段都發揮同理心的「戕勢」企業,問題來了,競爭壓力依舊未減,面對消費者與面對競爭者的糾結,依舊考驗著企業領導人的領導力。

波士頓顧問群(Boston Consulting Group)於2019年修改了Boyd的模型為「蘇打」(SODA),便於發音與記憶將Observe調整為Scan,督促領導人在綜整各種情資、做成研判、決策與執行流程,需要更快速的訓練。就此,領導人除了科學分析外,直覺對敏捷決策的需求越來越高,看似不甚科學的經營者腦內對話,遠比折騰耗時的腦力激盪會議,更具影響力!近年來的管理學術研究也證實「意會」(Sense-making)對西方企業管理績效的影響,在「人治成分」居多的東方社會決策,其影響就更不意外了。只是過去看似負面的「人治」,如何在二十一世紀盤根錯節的經營環境中,逆轉勝出成為新管理科學的成功要素,值得更多的關注、研究與實踐!

「商業模式」是個廣泛被運用、卻濫用的經管詞彙,但嘗試了半天的模式往往在成功之際就不管用了(when it’s worked out, it’s probably phased out!),如何養成這類能快速綜整左腦與右腦的化學作用,因應快速變遷的領導人,是所有組織的挑戰!

#決策 #領導人 #確定 #企業 #領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