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做生意稍久的人,都了解當地在民族主義、愛國主義激情飆揚下,對企業經營的深刻影響。短期的,可對企業營銷迅猛拉抬或重拳爆擊;長期的,則對企業發展,甚至走向沒落衰敗有所關聯。近期的兩樁案例:中國資通訊大廠華為、曾經的果汁大王匯源集團,正可說明大陸商場民族主義的載舟覆舟魔力。

先談目前在全球遭美國封堵的華為。近年以華為做代表的大陸5G勢力在國際市場迅速崛起,終引來美方注意,2019年5月美國以國安為由將華為列入實體清單,並鼓動盟友(尤其是華為海外第一大市場歐洲)參與圍堵。

美方圍剿讓華為原本與國內市場占比同為1:1的海外市場迅速流失,被迫撤回本土。此事激起大陸官方與民間反彈,民眾在「支持國貨」呼聲下以鈔票力挺華為。2019年第三季,華為在大陸智慧手機銷量較上年同期暴增66%,市占率飆至42%新高;蘋果則受民眾抵制,市占僅5.2%,銷售創5年來最差一季。

另一個讓人感慨的故事,則是在港股上市,因財務危機與資金挪用問題遭停牌20多個月的「國民果汁」匯源集團,日前被香港聯交所取消上市地位。此前稍早,該公司創辦人朱新禮已先辭任公司董事長等職務。

比起華為藉由民族主義獲取短期利益,匯源走向衰敗的故事更讓人喟嘆。目前許多檢討匯源走上退市道路的說法,多聚焦在公司財務與內控不佳,但究其遠因,與2008年可口可樂收購匯源失敗脫不了關係。

1992年創立的匯源曾為大陸果汁業龍頭,可說家喻戶曉,甚至傳出「有匯源才叫過年」的說法。2007年匯源赴香港上市還創下港交所規模最大IPO,股價最多曾逾12.2港元,匯源創辦人朱新禮也一舉進入大陸富豪之列。當時大陸內需題材正在發酵,2008年國際飲料大廠可口可樂看上匯源,願意開出179.2億港元天價收購,當時匯源高層心動,朱新禮為此接受可口可樂提議,提高匯源資產估值,並暫停新品推出,更裁撤經營16年的銷售團隊三分之二的人力。

未料消息傳出後,卻被民族主義高漲的媒體與民間輿論解讀為「中國民族飲料品牌遭外國品牌收購」。由於反彈聲浪過大,逼使大陸商務部介入,當年1月大陸的「反壟斷法」剛實施,這起收購案就成為「反壟斷法」頭一樁祭刀的對象。

錯失可口可樂收購契機後,匯源股價重挫,集團難以在短期內重建銷售團隊 ,對公司業績造成巨大影響,此後匯源集團深陷債務危機。2018年4月,匯源果汁發布停牌公告,主因是涉及匯源集團違規借貸人民幣42.82億元關聯貸款。公司停牌前股價收在2.02港元。

事後來看,其實匯源非涉足壟斷性敏感行業,亦非持有影響國安或產業戰略的科技技術,卻因民族主義高漲下的雜音斷送一次企業品牌可能脫胎換骨的機會。朱新禮曾說過:「如果當年賣給可口可樂,(匯源)如今會是千億元級別的企業。」大陸商務部外資管理司官員也坦言,當時對此收購案的決策上,「媒體過度炒作對商務部形成一定干擾。」

逝者不可追,來者猶可待。大陸官方民間或許可以思考,今後面對商場變化與外資收購,不管是面對眾口喧囂的民族主義聲浪,還是企業家動輒拿「捍衛民族品牌」護身時,該如何保持正常心態。當然,民族品牌是值得珍惜的公眾財富,但大陸今後要如何看待民族品牌?如何推展民族品牌?應該可以有層次更豐富、內涵更深刻的看法。 (李書良)

#大陸 #匯源 #企業 #民族主義 #朱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