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不能只看GDP,統計數據也看不出庶民實際生活。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下,與庶民生活關係最緊密的餐飲、旅宿、零售、運輸等低端服務業,因國外觀光客止步,本國民眾旅遊及外出消費減少而受到重創,經濟萎縮的連鎖效應很快就衝擊中下階層民眾的生活。日前五股一位單親母親帶兒女赴旅館輕生事件,就是一個警告訊號,提醒政府在景氣急遽衰退時,不要看到統計數據只有小數點或個位數的變化,就認為不重要。

台灣在「世界是平的」全球化衝擊下,面臨與其他貿易導向國家類似的情境:低階勞工工作機會被開發中國家或機械取代,薪資不是長期停滯不漲,就是改成變形工時,經濟成長果實被少數高技術勞工與資本家「掠奪」,所得分配加速惡化,造成政經社會不穩定現象。台灣政府不問藍綠,都喜歡用「吉尼係數」(Gini Coefficient)作為所得分配的衡量,認為台灣自2000年起,始終維持在0.33到0.34之間,並無明顯惡化跡象,而主計總處的家庭收支抽樣調查也顯示,收入前1/5家庭收入和末1/5家庭收入比例,10多年來呈現縮小趨勢,可見台灣所得分配未惡化。

分配惡化未真實反映

不過,抽樣調查可能受到高薪家庭拒訪影響,低估了所得不均現象。若以財政部家戶所得稅資料統計,該項比例已從2001年10.4倍提高到2016年的13.4倍,所得分配惡化的情況至為明顯。何況這個數字不足以充分反映家庭所得真相,依然低估了所得差距的嚴重性。須了解財富不全然來自勞動所得,尤其錢滾錢的現代社會,財富主要來自金融活動,在台灣主要是不動產和股市交易。而股票獲利不列入所得繳稅,不動產交易獲利繳稅非常有限,加上富人偏向隱匿財產,導致我國所得稅收入絕大多數由薪資所得者負擔,不動產和股市交易獲利並未反映在財產資料中,官方數據不能真實反映所得分配惡化的真實狀況。

這種情形可以由「國富調查」窺其端倪,《天下》雜誌曾經報導,2007和2012年的兩次國富調查顯示,這5年期間,台灣家庭財富增加的7成來自房地產和證券,總額達到11兆元新台幣。去年股市價格狂漲,加上近幾年房地產價格續漲,有資本、資產者越富,無資本、資產者越貧,可以推估所得分配惡化更嚴重。

不患寡而患不均。所得分配惡化後,自然產生「飢寒起盜心」的社會治安敗壞現象。2001年後,台灣「犯罪人口率」已從808(人/10萬人)逐年攀升到2018年的1237,惡化程度超過5成。雖然去年稍微好轉到1183,但我們預期今年極可能再度惡化,因新冠肺炎猖獗嚴重衝擊了經濟活動,受影響最大的是上述庶民行業,而依賴其生活的就是資產相對較少的黎民百姓。他們原來就是經濟上的相對弱勢者,而這次新冠肺炎強烈衝擊所得,相對於製造業受創更甚,故所得分配更加惡化之下,自然會有更多人鋌而走險,或乾脆攜子「與汝皆亡」。新春伊始,就發生上述五股殺子命案,不啻是低端庶民對政府發出的沉痛警訊,絕不能以極端個案視之。

勝選莫忽視社會警訊

只是,蔡政府在2016年政黨三度輪替上台至今,迄未針對所得分配惡化的嚴峻情勢提出任何令人有感的政策因應;此次大選又得力於香港「反送中」和習近平要求「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激發國人厭惡而獲得勝選,反而更加信心滿滿,認為是既有政策獲得選民肯定,極可能因此種下政策失能的惡因,在因襲舊制下坐令所得分配惡化而產生更嚴重的社會問題。吾人必須在此沉重示警,切莫因勝選而藐視日前五股命案的警訊。

我們在此嚴肅地提出建議:或者調整稅制來增加政府稅收,或者調整財政支出比重,務必調出更多資源來強化庶民經濟行業的競爭力,增加相應的庶民收入,並強化輔助機制,否則一個失衡的社會,是不會擁有幸福的。而在此大選剛過、沒有選舉壓力之時,正是調整政策的最佳時機。

#收入 #惡化 #得分 #家庭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