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社會昇平太久,雖然區域戰事時而有之,雖然美國總統川普挑起的貿易戰不時撼動全球經濟與市場,但因當事方總在一番舞劍之後,以斡旋折衝收場,以致世人誤以為距今75年的「世界大戰」不會悲劇重演。直到新冠肺炎(COVID-19)的出現,人們才驚覺,第三次世界大戰已然開打,而各國共同的「敵人」,竟然是一隻來無影去無蹤的新病毒與它的異形。

新冠肺炎迄今造成全球逾十萬人確診,逾3,800人死亡,相比兩次大戰的生靈塗炭,看似小巫見大巫,但方方面面的破壞力絕對超乎想像。

首先,它解構了以中國為世界工廠的供應鏈模式,斷鏈重創全球經濟,造成百工百業與金融市場秩序大亂。更有甚者,病毒無國界,無處是天堂,疫情過後,各國即便想分散在大陸的投資,也沒有更妥當的去處。但若依循川普路線,選擇回本國生產,築起保護主義高牆,也等於宣告揮別全球化創造的低通膨穩成長時代。

其次,新病毒讓人性著魔、讓信仰受考驗、讓各國應變能力現形。新冠肺炎首發自武漢,由於中國共產專制不見容於民主的普世價值,因此疫情之始,「罵中國」成為太討好的訴求。從「中國一省(湖北)害全球」到「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西方媒體的反中排華言論,實不脫上個世紀以白人優越感看中國的積弱不振。

換言之,即便在中國染疫之前,已躍居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且為全球經濟發展貢獻了可觀的和平紅利,但像川普這類為數不少的白人自大狂,仍不肯面對時不我予的現實。也因此,台灣的魔系防疫再有效,恐怕也無法自外於排華偏見潮。

說到魔系防疫,兩岸皆然,如今也都成為他國仿效的對象。但因為意識形態對立,對岸不論是斷然封城、火速蓋醫院、強制抓人,或彼此仇恨等等,在台灣都被放大嘲諷;反觀蔡蘇政府的所有強勢作為都因於法有據「順時中」,而被捧為典範。於是「我台灣,我驕傲」口號在國內,尤其是年輕一輩間快速傳頌。

然而,不論是自我感覺良好,還是國際感覺良好,「我台灣,我驕傲」一個操作不小心,就會淪為「我台灣,我偏見」。從勞苦的醫護被民眾嫌惡、從確診家族被網上肉搜、從外籍看護與陸生陸配被差別對待,「恨在瘟疫蔓延時」是真實上演的情節,一如大難來時,各國庶民瘋搶物資自保的行徑,台灣人並沒有比別人更優雅與高明。

另要提醒的是,台灣疫情至今尚能掌控,除了靠魔系防疫,多少還靠點運氣。台灣沒有像南韓新天地教會那樣偏執的教主,也沒有像伊朗寧死也要舔聖陵的堅定教友,只有識時務取消遶境的媽祖信徒;台灣也沒有像日本與美國,遇到落難的「公主」。試問,如果乘客國籍多元的「鑽石公主號」或「至尊公主號」郵輪是駛進基隆港或高雄港,台灣當局可有把握處理得比安倍政府或加州政府更好?

身為台灣人,當然欣見台灣防疫有成與幸運加乘,但「山川異域,日月同天」,誰也不知道下次的瘟疫會在何時何地爆發,因此在磨難中才更該增生同理心與憐憫心,切不可為了「無疫」而成為無情的人。

隨著疫情全球擴散,不知何時善了的疫期也挑戰各國政府應變能力,弱國固然剉著等,強國是真強還是外強中乾,也將隨時間現形。至於誰才是「真正的病夫」,川普絕對不會希望是美國。

#美國 #川普 #中國 #肺炎 #疫情 #台灣 #新病毒 #魔系 #防疫 #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