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界普遍唱衰國民黨改革的同時,標榜「敢變」的新主席江啟臣9日走馬上任,他自信滿滿地希望在1年多的任期中快速推動多項改革,這種企圖心確實能感動期待國民黨產生質變的人,然事實是,一蹴可幾的改革對老態龍鍾的國民黨來說根本不可得,江不妨先從「兩不一主導」的角度切入,先聚焦社會觀瞻,或許才能找回國民黨的存在感,及和民進黨較勁的參與感。

首先,「不」任命副主席應該是必須的思維。畢竟副主席是在國民黨家大業大時,主席為操弄權力平衡及排資論輩下的產物,其功能幾近於零,近年來更淪為妝點、聊備一格、可有可無的虛銜;更令人質疑的是,國民黨就算總統敗選,擔任主席者竟還設置副主席職務,希望自壯聲勢,殊不知這沒用的行頭只會徒增社會的惡感,畢竟民進黨一直都沒副主席的頭銜,但打起選戰來仍然是戰力十足。這樣無功能的虛銜,當然早廢早好。

其次,黨部一級主管「不」應是卸任或落選立委的疏洪道。即便主席年輕化勢必帶動黨務一級主管全面年輕化,能給外界氣象一新之感,但也應深知不能多是落選、卸任立委或縣市議員來擔任重要職務,以免讓外界有心服務的年輕人覺得管道又被卡住,對國民黨敬而遠之。是以相關職位不妨藉由海選來引進不同思維,成為和社會對話的前沿,也能符合江「國民黨重設計」的思維理路。

再者,重新「主導」輿論的話語權,更是國民黨的當務之急。畢竟國民黨敗選後,網路上幾乎沒有聲量,不僅如此,議題主導權更被民進黨牢牢抓在手中,國民黨以往在經濟與兩岸議題的相對優勢,更受限在蔡英文所建構不利兩岸關係互動的氛圍中,全無用武之地。而政府防疫即便有可挑剔之處,藍軍也只能在「順時中」的框架中噤聲不語,立院黨團本擬提「紓困條例」,在經民進黨冷處理、行政院提出條例後,藍軍也只能默默配合,全無角色。滯留湖北台胞返台議題不敢碰,吳斯懷遭到綠軍圍攻、馬英九被蘇貞昌反批時,只看到藍軍立委作壁上觀,深怕被牽連,全無最大在野黨的戰略縱深。

這樣「乖乖牌」的藍軍除了無法激起關注外,被邊緣化的可能也愈來愈高;為翻轉此困境,江啟臣不妨從建構黨中央、立院黨團及縣市長的平台開始,針對社會關注的防疫、紓困、振興經濟等議題切入,規畫不同面向的攻防操作,讓黨中央、黨團及縣市長依職權來分進合擊,才能強化「參與感」和民進黨博弈,建構主流詮釋權。

「兩不一主導」若能落實,國民黨才能找回存在感、強化參與感,日後搭配其他的改革作為,凸顯成就感、說服選民的機會才高。(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廣告學系專任教授兼系主任)

#建構 #副主席 #全無 #改革 #國民黨 #外界 #民進黨 #藍軍 #主席 #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