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蔓延,醫護人員的壓力也加重,據報導,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傳出50名醫護人員集體請辭。有關工會表示,基層護理人員工作壓力沉重。然北市府不但敷衍了事,亦無勇氣承擔或檢視聯醫長期忽略醫護人員薪資結構性的問題,工作量與病人增加,還被苛扣薪水,可說是真心換絕情。

當年SARS風暴對護理人員造成的心理陰影未消,面對傳染力高的新冠肺炎疫情,醫護人員終究不是鋼鐵人,除了面對可能發生院內感染的風險,也擔心在準備措施不足與醫院各項資訊不透明的狀況下,被迫前往第一線時,會將病毒帶回家傳染給親友而害怕。

針對有不少護理人員醞釀離職,恐造成防疫缺口,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呼籲大眾友善體諒,共度難關。然而為何該聯醫會越賺越少而得砍員工的獎金薪水,難道源頭不是健保制度嗎?有人推認,近年健保點數撥給醫院的金額減少,再加上為配合中央推出「門診減量」的政策,竟被健保局認定「虛報」,追扣上億元保費。健保費率低,卻對醫療人員的待遇斤斤計較,難免讓醫療人員心寒。

為真正解決問題,筆者提出以下建議:第一,應檢視醫療院所,尤其是被視為所有衛福、防疫政策推展先鋒之公立醫院,其長期所輕忽之醫護人員薪資結構性問題。

第二,除了給足防疫裝備外,善用立法院三讀通過的《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就防疫照顧假、防疫隔離假,對所需之防疫補償津貼與補償發給對象、資格條件、方式、金額與程度等,及受疫情影響而營運困難的醫療(事)機構及相關從業人員,或因診療確診病人而停診者,政府應予適當補償之第9條的認定、紓困、補貼、補償、振興措施項目、基準、金額要件和效果,都應盡快明定,才不會又讓人看得到卻吃不到。另勞工是否有工作退避權,以拒絕雇主要求至疫區工作,亦須說清楚。

第三,改革健保制度與適用對象,杜絕不必要的醫療浪費,支持「使用者付費」概念,包括藥品部分負擔與檢驗檢查都採定率制,以取代吃到飽的定額制度,而重大傷病者除需扶助對象外,亦需自行負擔部分比例,訂定負擔上限。

第四,落實《健保法》第43條之保險對象不經轉診,應分別自行負擔之費用,以改善健保無強制民眾分級就醫之規定,而非不切實際的「門診減量」政策。

17年前的SARS疫情,和平醫院陳護理長為了照顧病患,染病後在勞動節時病逝。希望這次不會再讓白衣天使們恐懼無力,甚至賠上健康與無辜性命!(作者為醫師)

#負擔 #醫護人員 #健保 #肺炎 #醫院 #護理人員 #金額 #補償 #疫情 #防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