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至今滿百日未見終點,武漢封城也近50天,人口1200萬的大城市如此封城,在全球公衛史上還是首見,顯示相較2003年SARS,此波疫情更為嚴峻。不過同樣是冠狀病毒惹的禍,武漢抗疫用的是舉國力量,更令人想起當年北京的抗煞司令、被稱為「救火隊長」的王岐山。

SARS於2002年12月在廣東首現,直到2003年2月10日廣東省政府才發布新聞,承認出現「非典」疫情,但還說傳染力道不大,導致全國春運照常運行,廣州體育館大陸國足與世界冠軍巴西隊友誼賽,在5萬人面前照踢不誤;而北京最重大的政治議程「兩會」也照開,貽誤了第一時間遏制病毒的先機,也因此導致港台及近30個國家疫情的擴大。

北京疫情受關注始於當年4月。實際上兩會期間已有人大代表呼籲北京重視疫情擴散及早預防,遺憾的是,全國主管機關衛生部刻意隱瞞疫情,直到4月部長張文康仍對外宣稱,北京疫情不嚴重,全市僅收治13例。但紙包不住火,張文康的謊言立刻被解放軍總醫院前醫師蔣彥永打臉。

蔣彥永不畏北京封鎖消息,不斷對外透露疫情。4月中旬他向美國《時代》周刊及《華爾街日報》披露北京疫情,並發表聲明說,單總後勤部309醫院,4月已收治60餘名SARS病患,6人死亡,他要求媒體「為人類的生命和健康負責,拿出正義把國內隱瞞疫情的狀況向全世界公開。」

紙終究包不住火。中共總書記胡錦濤一聲令下,衛生部長張文康及北京市長孟學農雙雙下台,從海南調來王岐山,出任北京代市長,從而建立每日疫情通報,接受世界衛生組織協助調查。

歷史何其相像。17年前,或出於疫情原因不明,擔心渲染,人心動盪,對媒體採取了消音,但謊報疫情正是危機擴大的主因,因此導致近5000人染疫、900餘人死亡。王岐山1997年金融海嘯時成功處理了廣東省國投破產事件,2002年海南「爛尾樓」地產崩盤,王再受命赴海南整頓,不到5個月後臨危受命空降北京。

歷史也何其諷刺。今天大陸不少抗疫做法,正是17年前王岐山首推。王岐山雷厲風行實施嚴格篩查和隔離,在全市大醫院建立專收SARS的發熱門診,7天時間建立小湯山SARS醫院。

抗煞時期,王不到半個月備妥了能收治SARS病患、擁上千病床醫院逾30家,上央視宣導:「發現病情後整棟樓就是隔離,給他們送吃送喝,打掃衛生消毒。通過群防群控、畫地為牢、各自為戰、村子為戰、社區為戰、學校為戰,先淨化病毒,再一個個區塊消滅。」

當年SARS在盛夏時期消聲匿跡了,因怕熱,也因執行得當。王岐山當年的鐵腕,如同兩年前還在位時推動的「反貪」一樣令外界震撼,也帶給外界啟發。

#王岐山 #收治 #張文 #海南 #抗煞 #醫院 #北京 #建立 #SARS #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