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兌人民幣匯率
美元兌人民幣匯率

新冠肺炎疫情及油價暴跌引發投資者恐慌情緒蔓延,全球央行正積極捍衛經濟及市場穩定性,但歐、日兩大經濟體實施負利率多時,再降息的空間並不大,也是歐元及日圓最近走強的部分原因。美元指數在過去三周下跌約2%,弱美元為亞太資幣帶來支持,但亞洲經濟增長前景是另一關鍵。

低油價對亞洲是雙面刃

國際油價本周一(9日)暴挫最多30%,投資者迅速迴避風險,資金加速流竄至美元及日圓等避險資產,並流出亞洲金融市場,導致亞太貨幣當天普遍承壓。然而,所有亞洲經濟體均為石油淨進口國,低油價反而利於國家改善經常帳,當前亞洲平均石油貿易赤字對GDP占比約-2%。

在亞洲地區,馬來西亞的石油貿易赤字對GDP占比最小的國家,比率大概只有-0.5%。印度及泰國的石油貿易赤字占比則最大,分別為-3%及-3.7%,兩國應最受益於低油價。市場估計油價每下跌10美元,相對GDP,印、泰經常帳就會分別改善0.4%及0.5%。

此外,低油價引導通膨預期下行,美國及亞洲央行傾向進一步寬鬆政策,以刺激物價中期達標。假設亞洲央行跟美國聯準會(Fed)的降息幅度相若,利差及匯率區間應該基本維持不變,因此,油價下跌對亞太貨幣的影響相對中性。

不過,並非所有亞洲央行都具備聯準會的降息空間,尤其是政策利率已為負數的日本,日本央行早已警告超低利率產生的副作用,如果聯準會未來大手降息100個基點至0%,又或者是金融市場啟動新一輪「去風險」模式,那麼日圓可能上漲至100關口或更強。

在全球投資者啟動去風險模式之際,人民幣卻從2月末的7.0以上,在周一(3/9)一度迫近6.90水平(見圖)。我們認為此反映兩大原因:第一,內地疫情防控工作逐漸收效,新增確診病例在2月中基本見頂,過去兩周企業也陸續復工。

第二,儘管疫情對美國經濟構成的影響還未全面浮現,但聯準會上周已緊急降息,此重大的寬鬆舉動反映美國不能免疫於全球經濟增長大幅下滑。然而,由於內地疫情還沒有完全受控,病例數目一旦反彈,或工業活動中斷時間較預期長,人民幣短期內可能再波動起來。

不過,撇開短期波動,我們相信中國經濟下半年將強勁反彈,意味屆時疫情告一段落。伴隨美國經濟增長降速及大選迫近,利於中美保持良好的貿易關係,加上聯準會將保持貨幣寬鬆。因此,我們保持看好人民幣,預期下半年升值至6.7至6.8區間。

估美元上漲空間有限

全球聚焦聯準會下周三(18日)召開的貨幣政策會議,市場普遍預期央行緊急降息後,下周需要再降息75個基點或以上。我們相信聯準會期望掌握更多數據才謀定後動,但只要經濟衰退危機乍現,央行可能迅速降息至0%。

然而,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早於1月開會時,即疫情還未蔓延至美國之際,主席鮑爾已表明對通膨長期低於目標2%感到不自在。我們認為他當時釋出明確的信號,就是除非核心個人消費支出(PCE)指數不能持續高於2%,央行就會保持貨幣政策寬鬆,意味美元未來上漲的空間有限。

#聯準會 #央行 #降息 #亞洲 #低油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