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虹口區彩虹灣社區搭建「快遞集市」,落實零接觸遞送。(新華社)
上海市虹口區彩虹灣社區搭建「快遞集市」,落實零接觸遞送。(新華社)
疫情期間,外賣騎手們冒著被感染的風險,穿梭在大街小巷。(新華社)
疫情期間,外賣騎手們冒著被感染的風險,穿梭在大街小巷。(新華社)
2015-2019年大陸外賣產業規模與成長率
2015-2019年大陸外賣產業規模與成長率

近日,美國《時代週刊》封面發布抗疫群像,大陸外賣騎手高治曉作為唯一華人面孔登上封面。連日來,英國《金融時報》和美國《紐約時報》紛紛刊文,聚焦大陸抗疫下外賣騎手的身影。突如其來的疫情,讓世界從大陸這群普通勞動者身上看到了什麼?

「我只是個平凡人做了平凡的事。」高治曉在得知自己登上《時代週刊》封面後曾這樣說。以高治曉為代表的外賣騎手,的確是大陸社會普普通通的勞動者。無論是一頓飯還是一杯咖啡,無論是一束花還是一盒藥,與人們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物品,都可以通過外賣騎手在30分鐘內送達。叫外賣,早已成為大陸民眾習以為常的生活方式;無數穿梭在大街小巷的外賣騎手,也成了人們日常生活中「最熟悉的陌生人」。

維繫戰疫生活的擺渡人

一定程度上,大陸外賣騎手的故事,為外部世界瞭解了大陸全民抗疫這幅宏大圖景提供了可共情的普通人視角。為了阻止疫情蔓延,大陸經濟社會一度按下「暫停鍵」,工廠延遲復工復產,學校推遲開學,居民進行自我隔離。但在這個關鍵時刻,外賣騎手們冒著被感染的風險,穿梭在大街小巷,將口罩、衛生紙、瓜果蔬菜等物資送貨上門,成為維繫人們日常生活的「擺渡人」。或許正如《時代週刊》寫道:「如果沒有這群在危險中挺身而出的外賣騎手們,很多家庭會挨餓,病人也無法得到賴以生存的物資供給。」

新冠肺炎疫情來勢之險,對任何國家任何社會來說都是巨大挑戰。作為最早進入全球抗疫「戰場」的國家,大陸在沒有任何參照經驗、對病毒一無所知的情況下能夠力挽狂瀾,是諸多因素共同發揮作用的結果。以外賣騎手為代表的億萬大陸普通勞動者的奉獻,為戰疫故事增添了一抹平凡卻動人的暖色,也讓世界看到大陸這個超大規模社會非凡的凝聚力。

隨著疫情在全球蔓延,越來越多國家升級限制措施,目前不少國家民眾也進入了居家隔離模式,如何保證日常生活秩序正常運轉成為難題。雖然叫外賣在大陸早已司空見慣,但在很多國家卻很難做到。

英推送貨到府 商家說不

不久前英國衛生大臣呼籲零售商為居家隔離者提供送貨上門服務,結果零售商卻表示「完全是幻想」,因為面對突然激增的消費需求,他們並沒有足夠的車輛和司機實現送貨上門,除非徵用軍隊。而截至2019年6月,大陸網上外賣使用者規模已經達到4.21億人,2019年全年外賣交易額或超6000億元(人民幣)。插上互聯網翅膀的外賣產業像一個火車頭,帶動了餐飲、物流等多個行業產生巨大變化。可以說,千千萬萬普通外賣騎手背後,體現了大陸互聯網經濟迅速發展的不平凡。

外賣騎手們在疫情中的堅守,也得到了大陸社會的認可和尊重。不僅有外賣小哥登上了國務院新聞辦新聞發布會,外賣騎手所屬的「網約配送員」也納入了官方國家職業大典,將在未來得到更多的培訓和工作條件,獲得更好的就業和職業發展機會。相信外賣騎手們將讓世界看到大陸社會的更多新場景,和更多發展的新故事。

#大陸 #騎手 #外賣 #國家 #疫情 #抗疫 #社會 #送貨 #普通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