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在全球持續蔓延之際,美國與大陸間再因新冠肺炎引發媒體戰。這場媒體戰主要表現在兩方面。一方面是兩國對於對方媒體進行限制,另一方面則為「敘事之戰」。

媒體的宣傳具有高度穿透力與攻擊力。一方面是通過告訴人們一些事情來進行,一方面通過做特定具體事情給人們看。輿論戰與其他戰爭手段相較,較少受到時空限制,並且媒體宣傳的武器,如意識形態等,特別是價值觀念的塑造,而國家利益、民族觀念乃至於政治體制,迄今在國家對外宣傳上,媒體均發揮重大效用。

大陸從3月開始,極力宣傳「北京防疫模式」,並在歐洲與非洲地區推動「防疫外交」。首先,大陸強調封城到封省的有效性,並快速動員物資建造醫院,限制病毒的遠距離傳播與大規模的國內擴散。其次,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親訪武漢,對大陸社會與國際宣布最壞的情況已過去。再者,大陸正在派遣醫學專家出國,協助南韓、義大利、塞爾維亞、伊朗與伊拉克等國抵抗疫情或捐助醫療物資。

亦即,大陸藉由「抗擊病毒」的敘事故事進行大外宣,以便提升大陸作為負責任大國的全球形象,這是大陸善用輿論戰的最佳例子。

而美國反面一再強調北京的負面形象,也是美國啟動媒體戰的工具。美國國務院於2月將新華社等列為「外國使團」,並限制這些媒體駐美的中國籍員額,而大陸則要求《紐約時報》等3大報記者離境。

美國總統川普更將新冠肺炎叫做「中國病毒」,美國政府官員也稱為「功夫流感」,白宮國安會批評,中國驅逐記者的舉動為剝奪全球瞭解中國真實資訊的權利。美國政策的改變為遏制中國大外宣計畫與宣傳戰的一部分,這些舉措包括美國宣布對新疆侵權官員實施簽證限制,以及要求中國外交官在訪問大學和研究機構之前,應通知國務院的新規定。

敘事之戰已成為國際政治和社群媒體對戰的基礎,是推動媒體輿論戰的推手,更為精緻的手法則包括假新聞、偏頗的文章與報導,以及製播抗疫相關紀錄片等。

媒體的輿論戰也包含「混淆戰術」的使用。這些過程旨在迷惑和欺騙潛在對手與自身的支持者,關於真實和不真實的事務。在許多方面,這是一種經典的宣傳方法,旨在灌輸恐懼、不確定性和懷疑。這樣的方法除新聞傳播媒體外,社群媒體的出現更易吸引受眾者閱聽,川普就稱病毒為「中國病毒」,並宣布紐約州為肺炎的「重災區」,美國國務院提升全球旅遊警示至第4級,意為「不宜旅行」。

而當全球面臨流行性病毒的威脅時,全球的人類健康與預防流行病取決於資訊開放。現今美中兩國相繼的「不信任對方的心態」,已讓數據與新聞自由成為新冠肺炎下的受害者,所延伸的是美中之間的合作,包括在健康和大流行預防領域,可能受影響或終止。

事實上,2003年SARS爆發後,中美兩國衛生專家曾經緊密合作,共享流行病數據並分享監測和實驗室結果,同時發表有關疫苗、監測技術和疫病防範最佳實踐等方案。但是美中間近來的貿易戰以及因新冠肺炎所形成的疫病戰與媒體輿論戰,更讓未來在流行病防範上難以合作。

美國總統川普的言論與各自所發動的媒體輿論戰,在美國國內也受到質疑,認為可能加劇美中間的緊張關係。美國的立場也轉為鮮明,防堵新冠肺炎的擴散,並沒有結束與中國間的競爭關係。(作者為實踐大學高雄校區博雅學部副教授)

#美中 #大陸 #中國 #美國 #病毒 #肺炎 #媒體 #宣傳 #輿論戰 #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