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孝感北收費站卡點25日撤除後,工作人員開心合影。(取自《楚天都市報》)
湖北孝感北收費站卡點25日撤除後,工作人員開心合影。(取自《楚天都市報》)
滬蓉高速興山收費站往來車輛,憑健康碼即可通行。(取自《楚天都市報》)
滬蓉高速興山收費站往來車輛,憑健康碼即可通行。(取自《楚天都市報》)
湖北武漢以外地區25日解除離鄂通道管控,車輛有序進出京港澳高速孝感東出入口。(新華社)
湖北武漢以外地區25日解除離鄂通道管控,車輛有序進出京港澳高速孝感東出入口。(新華社)

25日0點0分,湖北各地離境的防疫檢查點開始湧現川流不息的車潮,成了解除封城的最佳見證者;2個月的「禁錮」並未割裂人心的鏈結,最終也換一場春暖花開。這場「戰疫」敲打的不只是大陸防疫體系,更考驗疫情下的人性與社會信任體系;而現場工作人員的歡呼聲似乎也應證了那句經典名言:「黑暗的盡頭便是黎明」。

一場猝不及防的新冠肺炎疫情,讓號稱「九省通衢」、人潮與車潮來往不斷地的湖北,整整被束縛2個月之久。整個城鎮陷入一片靜默,各地離境的防疫檢查點像是一道「生死門」,阻絕疫情,也看似割裂了人性,但「解封令」發布後,各種感人熱淚、扣人心弦的情節,卻正在輪番上演。

民警興奮 免當快遞小哥

連接湖北恩施與湖南龍山的湘鄂情大橋,從疫情發生後就進入嚴防死守的封閉隔離狀態,而從1月31日迄今,恩施州公安局民警田剛已在這裡的檢查哨足足值勤了50多天,「終於可以稍微鬆一口氣了,兩地的老百姓也可以方便些。」田剛的話不假,為了要嚴格管控與兼顧人性化管理,他經常化身成「快遞小哥」,在橋上兩邊跑,送臘肉、奶粉,甚至是口罩;眼下,田剛與來鳳縣公安局副局長李健正在搬離橋上三角錐等隔離設施,此刻時間是24日晚11點40分,距離解封只剩20分鐘。

隔離高牆 阻擋不了親情

駐守的員警為解封感到興奮,而盼著禁令解除的凌潔更是在通行的那刻留下激動的眼淚。33歲的凌潔來自湖南龍山,是重慶高建公司駐湖北恩施來鳳縣負責人,而該地距離他老家僅3公里,但疫情發生後,這3公里成了他與家人最遙遠的距離。

「盼望著,盼望著,這一天終於來了!」得知25日淩晨,湘鄂情大橋離鄂檢查點憑健康碼(綠碼)和身分證就可通行,凌潔激動地流下眼淚;過去2個月來,他只能把對家人的思念轉換成抗疫行動,助力早日結束疫情防控阻擊戰。

矗立在顎湘省界公安縣黃山頭鎮檢查哨的2公尺高彩鋼板高牆,同樣沒有動搖兩方民眾急欲相聚的心情。按公安縣黃山頭鎮書記龔漢莉的說法,這堵高牆是湖北鄉鎮最早實行離鄂通道管控點。

24日當晚,拆除鋼板的工人帶著工具來到現場,圍觀的民眾無不屏息以待那激動人心的時刻;施工隊員與市民們在現場大聲齊呼,伴隨著電鑽的轟鳴聲和鐵鎚敲打的悶響聲中,隔離用的彩鋼板被逐一地拆除;25日零點一到,通道徹底打通,兩邊的民眾再度響起如雷的歡呼聲,相擁而泣的場景比比皆是。

高速公路車流 爆增1.5倍

「於寒冬深處,守候一場春暖花開」。地處是陝西、湖北兩省交界的關埡子檢查哨,25日0時起冒著大雨,竹溪縣交警大隊三中隊隊長李相宏及其他警員分頭開始工作,不一會兒功夫,鋼板和水馬圍擋已被移置路邊。

親身經歷檢查點的設立與拆除,讓年輕輔警黃鑫十分感慨稱,「這經歷讓我終生難忘,雖然我已身心疲憊,但為阻擋疫情傳播盡了一份力量,再苦再累也值得!」

事實上,從昨日淩晨開始,湖北省內武漢以外地區離鄂通道管控就陸續取消,湖北境內各省市收費和高速公路也明顯迎來大量的車潮,高速公路通行流量更已到達平時的1.5倍左右;暗夜的車潮喚醒了沉寂已久的湖北,也讓疫情下的人性光芒嶄露出來。

#通道 #鋼板 #檢查點 #管控 #疫情 #湖北 #車潮 #隔離 #解封 #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