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索寓言》裡關於龜兔賽跑的故事家喻戶曉,跳得快的兔子只因鬆懈,成為輸家,而爬得慢的烏龜則因堅持,成為贏家。面對全球大流行的新冠肺炎疫情,台灣雖然與大陸地理鄰近,且文化社會經貿往來密切,不過在蔡政府明快的防疫措施下,並未失守防線,因此不只國內民意肯定,也獲得不少國際輿論讚譽。

不過就目前來說,雖然蔡政府在大陸疫情爆發時,得益於閉鎖的兩岸政策,因此影響不大,然而在世界疫情大爆發時,這隻兔子的反應速度卻不若過往,使得台灣病例數也顯著增加。客觀而言,雖然蔡政府官員不斷強調超前部署,但在3個重要環節上其實是落後部署,未來必須強化防疫能量,才能避免成為《伊索寓言》裡的兔子。

首先,在《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的制定過程,在野黨明顯超前部署於執政黨。事實上,《紓困條例》最早是由國民黨立委蔣萬安所提出,在當時還受到民進黨反對。綠委王定宇就炮轟國民黨召開《紓困條例》公聽會是在刷存在感;何志偉則批國民黨的500億版本是亂撒錢;台南市長黃偉哲也稱國民黨版本政治性大於防疫需求;而民進黨團在當時主張延後開議日期,更被媒體報導解讀為是在卡法案。但最後民進黨在發現疫情對經濟影響愈加嚴重時,卻又大轉彎,不只提出自身版本、金額加碼,並四處宣傳將《紓困條例》作為防疫政績。

其次,地方政府也明顯快於中央政府。例如新北市長侯友宜很早就開設一級防疫,甚至還在行政院會裡建議中央防疫一級開設,獲行政院長蘇貞昌允諾。其他包含防疫旅館、高中師生管制出國、跨縣市防疫合作等措施,都可以看到諸多地方政府其實是超前部署於中央。

第三,立法的效率落後於行政措施。雖然值此防疫期間,在效能與程序上,民意會側重前者。但在民進黨完全執政,且與在野黨方向一致,也就是在追求程序正義時亦不會損及效率,兩者可以並行不悖的情況下,防疫仍不能逾越法治國原則,而行政措施也不得違反憲法與法律規範,或是出現空白授權的情形。

舉例來說,目前根據《傳染病防治法》授權,針對居家檢疫者和隔離者的手機位置監控,就很可能有違憲之虞。而《紓困條例》第7條賦予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過大權限,也飽受在野黨批評。時代力量總召邱顯智就認為有必要將該條文細緻化、明確化,然而民進黨卻罔顧對防疫相關措施進行法制化處理,自我閹割立法權,不僅置行政機關有違法違憲風險,甚至還在防疫期間,推出《國土計畫法》修惡、廢除鄉鎮市長選舉等無關疫情、爭議頗大的法案。

防疫優先是朝野共識,執政黨不應將在野黨的建議都視作政治操作,而應朝野合作,攜手共度難關。民進黨也不能用道德勸說,鼓勵社會獵巫式防疫,而是應當就法論法、無法立法,用專業和法律而非政治來防疫。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助理研究員)

#版本 #兔子 #紓困 #疫情 #民進黨 #蔡政府 #防疫 #中央 #野黨 #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