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世界各國忙於新冠肺炎的防疫作戰時,中共與美國最近卻為了病毒的來源問題大打外交口水戰。顯而易見,這不會只是中、美間的一場口舌之爭,背後都有各自的政治算計。

新冠肺炎在武漢地區爆發之初,因為地方官員的處理不當,讓習近平的領導體制廣受外界批評。當疫情局部獲得控制後,中共就忙不迭地透過大外宣,意圖扭轉嚴重受損的統治威信和國際形象。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將病源歸咎美軍,應是有備而來,形同丟給美國一個足可預期的答卷。北京只要「因勢利導」,把受到激發的民族主義情緒轉化為群眾動員的力量就好。

美國對於趙立堅的強烈反應就是中共預期中的答案;只是北京沒有想到,川普竟會以「上駟對下駟」的姿態加碼演出,直接把這場疫情名之「中國病毒」。川普辯稱他的說法沒有種族歧視的意涵,但華府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中國問題專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卻警告,如此說法不僅對美國及全球民眾有負面影響,還會助長中國國內的一種敘事,即美國人普遍仇視和恐懼的不僅是中國共產黨,還包括中國及全體中國人。

川普絕非省油的燈,他也想運用美國國內的「反中」,甚至因病毒蔓延全球引發的「反華」氛圍來緩和國內對其最初輕忽疫情的不滿,說穿了還是為了選票。

如果中、美外交上的隔空叫陣,意味著美國學者杭廷頓的「文明衝突論」不幸成真,中、美是否會從文鬥升高為武鬥?台海會成為鬥爭的戰場嗎?有媒體報導,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3月初訪台時,曾在一場餐敘上向民進黨立委王定宇示警,指稱台海正面臨爆發軍事衝突的高度風險,而台灣必須全面備戰。王定宇事後否認有此一說,但有關2020年台海爆發戰事的傳聞並非空穴來風。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2019年2月26日曾刊登由「蘭德公司」資深政治分析師蔡斯(Michael Chase)所撰寫的《防範台海危機》(Averting Cross Strait Crisis)備忘錄。蔡斯警告,雖然台海升溫至戰爭的風險非常低,但「誤解與誤判」仍可能使各方走向衝突;而2020年台灣大選前後,中共對台施壓程度可能大到觸發台海新危機。

中共退役中將王洪光早在2017年3月接受媒體專訪時就表示,台海情勢現在非常危急,台獨勢力已經出現一些不可逆轉的趨勢,因此已經到了以武力或武力威脅統一台灣的時候,而且時間就在2020年之前。王洪光的說法可視為中國大陸「武統論」的代表,把對台用武的時間點擺在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警告民進黨的意味甚濃,但如果中美關係是影響兩岸關係的重要變數,我們在討論台海和戰問題時,就不能只關注兩岸形勢而忽略了未來這1年中、美內部形勢的發展。

《華爾街日報》曾報導,川普上任以來,把強勁的美國經濟視為他的一項重大政績。川普的顧問認為,「讓美國經濟再次偉大」是他贏得連任的關鍵,因此川普連任之路的最大挑戰是美國經濟是否開始走下坡,或甚至陷入衰退。受到新冠疫情影響,美國的經濟前景並不樂觀,川普提出龐大的財政紓困方案,就是典型的「助人助己」。同樣地,習近平目前除了防止疫情「倒灌」外,也要避免經濟下行造成社會動亂,因此「維穩」已成中共領導階層的當務之急,攸關習近平在中共2022年「二十大」前的治理威信,以及隨後的權力布局。

當中美領導人都有同樣的政治需求,而又因形勢所逼而感受到「時不我予」的急迫性時,運用外部因素轉移內部注意力的可能性就不容排除,而台海就是雙方最有可能出現擦槍走火的地方,因任何一方都有可能藉「台灣問題」製造軍事危機。

儘管如此,「鬥而不破」已成為中美關係的「新常態」,兩個核武強權出現軍事攤牌是難以想像的,充其量只是一場「戰爭邊緣遊戲」而已。但對台灣而言,扮演的角色可不是「坐山觀虎鬥」,因有可能遭到池魚之殃。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在說明政府的防疫工作時,曾引用《孫子兵法》的「勿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強調政府要有充分的準備。面對台海爆發軍事衝突的可能性,政府除了「不挑釁」外,也應有趨吉避凶的積極作為。(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首席顧問)

#川普 #中國 #美國 #台海 #警告 #美國經濟 #疫情 #台灣 #習近平 #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