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高票連任、綠營再次全面執政,司法高層的人事紛爭卻從未停歇;從獲提名的司法院正副院長意外出局,到公懲會委員長被行政調查後退休,及這次最高法院院長的分案爭議,犧牲誰、保住誰的司法宮鬥劇,似乎成為比司改成效更令人驚奇。

2016年蔡英文當選後,提名公懲會委員長謝文定、司法院祕書長林錦芳任司法院正副院長,未料綠營的法界打手攻擊謝是威權時代的司法官,並誣指林涉論文抄襲,2人為捍衛名譽辭去提名,林錦芳更因此事退休後「含冤而死」。

後來被提名司法院院長的許宗力雖被質疑有再任大法官的爭議,但在民進黨擁有立院絕對席次的情況下,順利通過同意權審查「再任」大法官兼院長,當時許宗力的同學鄭玉山,曾被綠營指是前朝特任官須下台,但在許的力挺下,保住終審院長職務。

司法院長達24頁的行政調查報告,絕非總統發布鄭玉山退職令當天可完成,如果司法院早就完成報告內容,為何早早不公布,非要選在鄭玉山下台時點才對外公開,難道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巧合」。

但事實真相若如同楊絮雲夫婦所說,以退休換取免職務監督,那司法院就是以人事來交換條件,用某人的退職來保全某人的官位,這樣的司法人事內鬥,非但讓人民看笑話,更讓人見識到綠營執政後的司法官場文化。

#綠營 #提名 #公懲會委員長 #司法院 #鄭玉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