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將近,兩岸關係又現風高浪急。近日,大陸多位涉台學者口誅筆伐「中華民國台灣」,引來兩岸輿論熱議。其實,民進黨不甘心困守「中華民國」,又不敢更名「台灣共和國」,遂發明「中華民國台灣」早已是司馬昭之心。然而,北京越是攻擊「中華民國台灣」,民進黨在政治上和輿論上越是受用匪淺,且屢試不爽。論證「中華民國台灣」是「台獨」新衣固然能夠自圓其說,但如何辯證解讀「中華民國台灣」的微妙意涵,進而借力使力,為己所用才是對大陸決策層的重大考驗。

首先,「中華民國」問題是兩岸政治關係發展中最敏感、最棘手的問題,也是兩岸關係進入深水區後不可避免遭遇的最大障礙。民進黨從最初強烈排斥「中華民國」,到有條件承認「中華民國」,再到後來反客為主,先後炮製「中華民國是台灣」和「中華民國台灣」,雖花樣百出,卻極盡務實主義之能事。反觀大陸,在「中華民國」問題上包袱重重,瞻前顧後,語焉不詳,等於將「中華民國」的話語權拱手相讓,從而在解決「中華民國」問題上處於被動挨打狀態。

其次,無論大陸願不願意承認,經過幾十年的政治社會化,「中華民國」認同已成為台灣社會的最大公約數。「中華民國台灣」更是民進黨精心設計的產物,旨在通吃藍綠白各方群眾。

對綠營基本盤來說,「中華民國台灣」當然是從「中華民國」到「台灣共和國」心照不宣的過渡。但對不少藍營群眾和中間人士而言,「中華民國台灣」兼顧了對「中華民國」的國家認同和對台灣的家園情懷,即使存在法理上的自相矛盾,也不便大張旗鼓反對,甚至有時候還會產生情感上的共鳴。馬英九2008年3月當選總統時就曾公開講過,他當選的是「中華民國」總統,也可以說是「中華民國台灣」的總統。因此,如果將「中華民國台灣」簡單打上「台獨」標籤,有擴大打擊面的嫌疑。

再次,正如章念馳先生洞見的,「中華民國」和《中華民國憲法》不是大陸的負擔和包袱,而是必須要用政治智慧去繼承的政治遺產。《旺報》社評還幫大陸想出了一個解套「中華民國」問題的辦法,即將《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序言第9段修改為「台灣是中國神聖領土的一部分,目前繼承了1912年孫中山先生創立中華民國的憲政體制,完成統一祖國的大業是包括台灣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的神聖職責」。

循著這一思路,大陸對「中華民國台灣」就不必如臨大敵。相反地,民進黨設計出這個四不像的「新國號」是有意想不到的風險的。因為一旦大陸勇於正視中華民國的憲政體制,並將其與「一中框架」對接,所謂「中華民國台灣」就可以被大陸解讀為「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下的台灣地區」的縮寫,或是「中國台灣」的全稱。到時候民進黨自鳴得意的務實「台獨」傑作變成了共產黨推進兩岸政治整合的工具,不能不說是歷史的喜劇。進言之,如果大陸對「中華民國台灣」的詮釋能夠得到藍營和中間人士的呼應,不排除「中華民國台灣」成為未來兩岸統一台灣方案的選項之一。

總之,「中華民國台灣」對大陸既是挑戰,也是機遇。端看大陸高層能否運籌帷幄,出奇制勝,以及敢冒一點風險。(作者為大陸作家、大學教授)

#台灣共和國 #總統 #大陸 #台獨 #中華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