悶了一個月,清明連假罕見滿房,飯店員工臉上出現難得笑容。不過,問起住房率,倒是異常低調,明明就是客滿,對外口徑一致7、8成,有7、8成滿的,則低報僅半滿,「敢喜不敢言」成為共通語言。

「敢喜不敢言」的原因大概有兩個,一是過了連假,住房率又會被打回原形,郊區的飯店或許好一些,都會區的觀光飯店慘澹依舊,如此曇花一現,確實沒什麼好說嘴,疫情未除,同樣得面對龐大的經營壓力。

更何況,相較於過往連假時房價高掛,真的是搶錢,賺得荷包滿滿,這回許多飯店都是因為新冠疫情爆發之後,為了增加現金流、增加營收的「流血價」,勉強維持員工生計就不錯了,要說能夠賺錢,想都別想。

第二,連假這幾天,各大景點湧現旅遊人潮,疫情指揮中心甚至出動國家級警報,要遊客避開擁擠的景點,保持室內外社交距離,譴責遊客出遊的聲浪更是不絕於耳。

在這種情況下,飯店業成了代罪羔羊,甚至是誘發出遊的始作俑者。只是,對命懸一線的飯店業者來說,得想辦法活下去,降價、促銷都是必要之舉,好不容易有個連假住房潮,雖說杯水車薪,但有總比沒有好。

於是乎就算客滿,也只能盡量低調,就算看到客人回來了,好不容易鬆口氣,也還是得用力壓抑嘴角的笑意,避免社會出現「就是你們促銷、才那麼多人要去」的指責,更怕成為正義魔人「賺災難財」的發洩箭靶。

換個角度想,飯店業身為服務業、既然選擇繼續開門做生意,就不可能拒絕客人上門,何況現在根本沒得選,每塊錢都是雪中送炭,豈有把救命錢往外推的道理?沒有人希望疫情升溫,飯店業者也是,但面對上百人的員工生計,每個人背後都代表一個家庭,有怎樣都得活下去的難言之隱,「敢喜不敢言」的背後,其實比誰都煎熬。

#員工生計 #容易 #敢言 #住房率 #連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