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改變了人類的歷史,雖然疫情尚未結束,卻可預見至少在10個方面產生了根本性、顛覆性的深遠影響,從而將人類歷史進程區隔為新世界vs.舊世界的兩個畫時代的概念。

一、資本主義的挫敗。作為資本主義的三大內涵:1、全球化出現了倒退;2、金融體系一再出現危機;3、絕對的個人主義與自由主義受到強烈的質疑。資本主義到了必須進行重大修正的時候了。

二、全球權力結構的移轉。原本強大的兩大陣營、歐美及G7,表現讓人失望;一向被西方輕視、貶抑的東方-亞洲及中國,普遍較佳,讓本已在持續弱化的西方霸權下行趨勢益趨明朗,此乃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三、美國全球領導地位之式微。美國稱霸全球100年,除本身綜合實力強大外,還靠3樣法寶:卓越的國家治理能力、對全球提供公共產品及有意願有能力引領全球對抗人類共同危機。經此一疫,3樣法寶神話皆被質疑,取而代之的是自私、狂妄與霸道。美國世紀正在走向終結。

四、大國憲政體制的反思。面對疫情,美國地方政府向聯邦政府叫板,顯示美國憲政體制出了問題;同樣,歐盟與其成員之間也有類似的齟齬與尷尬。作為對照組,中國的中央集權與地方競爭體制在疫情中的運作表現或將改變西方政治理論一貫對中國的偏見成見。

五、全球化板塊的位移。新加坡國立大學的研究員馬凱碩認為疫情將導致原本以美國為中心的全球化轉向以中國為中心的全球化,我之前已指出,在美國企圖與中國脫鉤的努力下,全球化將演進為分別以美國及中國為中心的兩個「半球化」,基本一致。

六、G2框架的浮現。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G7束手無策,乃有G20的出現,後者意味著新興國家尤其是中國話語權的增加。所以,G20的真正核心是中國及原本G7為首的美國。換言之,G20的本質結構是中美兩強框架的G2,2020年疫情之後,G2框架終將浮現而出。

七、「全球化」未到終點,但會修正。全球化在美國戮力脫群脫鉤後本已重挫,疫情一來,供給面斷裂,需求面窒息,更是雪上加霜。但全球化畢竟難以根本抗拒,因此未來的全球化將在「比較優勢原則」下考慮庫存適度增加及自給率適度降低,亦即把風險納為修正因素。

八、人性美「德」的出彩。疫情中,各國均不乏人性的醜陋面與光輝面,但若以國家作為一個整體而言,德國人民與政府的道德素質的確讓人印象深刻,長遠看,德國民族優良品質或將被國際社會當作標竿。

九、「中國○○論」的演進。由於中國崛起速度太快太猛,國際社會難以適應,因而先有「中國崩潰論」,後有「中國威脅論」的反應,類似觀點本就夾雜成見,經此一疫,國際社會對中國印象或將逐漸朝「中國貢獻論」方向轉變,雖然只是一個開始。

十、「人類命運共同體」將從一個抽象理念,透過這次疫情的深刻體認,逐漸為國際社會接受,並成為人類未來應對共同危機的寶貴資產。

2020年之後,新世界將與舊世界有很大的不同。(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美國 #中國 #全球化 #G20 #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