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鸝鼓勵孩子們大膽追求人生,包括她自己,卻把振保困在籠子裡飛不走。就馬斯洛的需求理論來說,振保還在第三階段「愛與隸屬」,煙鸝已經踩著他頭到了金字塔頂端的「超自我實踐」。振保這輩子就是做牛做馬來成就煙鸝的。

強勢的煙鸝愛面子,什麼都要爭面子,自己的理想比丈夫要遠大得多,四個孩子要上森林小學要自然快樂地成長,學費多貴是振保的事,每年暑假執意和姊妹淘出國旅遊兩個月,不管振保死活,家裡陳設簡陋亂七八糟,兒女們有樣學樣不整理房間不做家務。振保從不挑剔,就一路髒亂到底,書籍、零嘴堆得四處都是,蟑螂老鼠四處跑,就像戰後廢墟,客廳角落唯一屬於振保地盤的一張書桌上,鍋碗瓢盆什麼都有,連女兒的衛生棉都可以侵佔。

振保家從來都拒絕訪客,除了髒亂見不得人,大門一開,最大爆點是他和煙鸝的床就擺在客廳正中央,以前方便煙驪邊做功課邊帶孩子邊看電視顧全大局,後來這張大床成了家庭共享的活動空間,誰都可以爬上來躺著看電視玩遊戲,屋頂的日光燈永遠開著,振保和煙驪一年四季都睡在隨時進出的兒女眼前。

夫妻沒隱私沒關係,只要煙鸝把孩子帶大養好,隨便她怎樣都行,反正只要煩不到振保身上來便是好的。振保像隻老牛馱著一家子,養著一家子,除了薪水還要接外快寫稿、出書、兼課、開講堂,多賺一塊錢是一塊錢。偷個腥也只是散心喘口氣,沒啥大不了。振保從不覺得自己對不起煙鸝,反覺得當年是中了她的套。

俊俏的吳振保博士個頭不高,笑起來擠成米字的迷人五官很有桃花緣。彼時住在眷村改建的新房子裡,剛通過副教授升等還買了輛新國產車,戀愛談了幾次都因為不夠積極而告吹。校友會遇見不同系小學妹煙鸝後,是煙鸝主動追求交往的。煙鸝不是振保傾慕的對象。他愛有女人味的長髮女子,像林青霞或林鳳嬌,偏偏短髮煙鸝像個小男孩。不久煙鸝懷孕了,提親時振保才知道南部岳家是三級貧戶,但牙一咬依舊將她娶進門。

沒關係,戀愛和結婚對象本來就該不一樣。振保以紅白玫瑰理論安頓身心。

煙鸝婚後就霸道地吃定振保,讓他在家裡成了最弱勢,連寵物都比他有分量。振保從來不喜歡有毛的動物,不論貓狗,卻得忍受家裡寵物一隻養過一隻。他不說,就忍著,一忍忍了三十年,可心裡壓抑地快炸鍋了。

振保操作過將潛意識透過認知行為評量過程逼到意識層檢視,結果發現殘酷的事實︰他根本無處可逃。自我心理分析不夠,他還仔細研究了血型星座,確認O型獅子座天生就是B型射手座的剋星,振保認命了,偶爾和老同學喝小酒夸夸而談、滑臉書和臉美搞曖昧、在床上和情人奮戰,是振保僅存的快樂小時光。對煙鸝,振保從不敢分析她,專業不須用在家裡,就像做報紙的不看報、做電視的家裡沒電視,都是職業疲乏的理性區隔。

射手座,百分百乳控和腿控,但學養和身分讓振保維持一貫的溫文儒雅不起色心。和臉美見面都是被動受邀,吃飯聊天,本來就是虛友變實友的網路社交過程,無須大驚小怪,當然振保將獵豔的心思隱藏得極好,好到連自己都無法察覺。更何況,接連兩三回,振保都徹底失望了。

七巧,臉書上貌美如花的半老徐娘,吟唱唐詩宋詞配美照,讓她很有人氣,成了中年寂寞大叔最愛。七巧以泣訴被兩任前夫凌虐的哀楚和以單親身分嚴厲管教兒女的辛酸博點閱率,以心理學教授登場的振保在三教九流龍蛇雜處的愛慕者中,異軍突起,很快地就被邀約見面談她的憂鬱症。可七巧本人和臉書美照差很大,除了迷惑眾生的甜美笑容有幾分真,牙齒箍著矯正器,眼尾布滿魚尾紋,披頭散髮,骨瘦如柴。振保強自鎮定,勉強從她的才情談起,誇她文章寫得真好,不再深造太可惜……就這麼七巧成了他招攬來的心研所學生也為學校添了一筆業績。振保暗暗鬆了口氣,正值情感空窗期的他,又把持住了一次。

另一個翠遠在臉書曬的美照更迷人,清麗可愛身材高挑,但那是平面的樣,一跳到人間,立體起來,就很難形容出一個具體的模樣。但翠遠聲音好聽,振保喜歡聲音清脆悅耳的女人,叫床也好聽。初次見面前,翠遠對振保打了無數次的免費賴,通常是在振保下課開車回家的塞車路上,對他無話不談,談被男人欺騙人財兩失的痛苦,為了要討回錢財有四條官司纏身,和前男友們互告詐欺、傷害、恐嚇和毀謗……要振保療癒她。大仁哥振保一向與人為善,可以幫忙的一定幫忙,從隔空療癒到見面療癒。

見了本尊後,振保著實嚇一跳,翠遠戴著瞳孔放大片的眼睛是凸的,像兩粒快蹦出來的金魚眼,身體是膨脹變形的麵包,頭小身長,標準模特兒九頭身,但上肢巨大下肢細小,走起路來總覺得有前傾跌倒的危險。振保一秒便確定上不了心,急忙藉口臨時有事付了咖啡錢便開車送她去搭高鐵回中部。

路上翠遠要振保幫她討個說法,振保不是法律系教授,但基本法律知識是有的,當場路邊停車給了點良心建議。聽著聽著翠遠金魚眼泛著鱷魚的眼淚,一向憐香惜玉的振保於心不忍摟了摟她肩膀,翠遠順勢靠在他懷裡慟哭起來,這麼近的距離突破了振保的生理防線,失算吻了她。起碼她沒戴矯正齒箍,不會咬傷他。這句話的深遠涵意,只有振保和他的情人們明白。

這個振保摸黑和那個翠遠上床後,非常詫異,打扮樸實甚至土氣的翠遠,在床上很浪,嬌喊著插我幹我……振保粗俗的性交語言是打從這學來的。翠遠個子高大又喜歡騎在男人身上奔馳,壓得振保喘不過氣來。一夜情後振保不想再和她上床但非常想念她叫床的聲音,便進行著每晚遠距的激情Line對話,聽不到聲音,但光是字面想像就很刺激,可以抒發他每天來自周遭的壓力。就算煙鸝坐在一旁,振保也可以面不改色,飛快地敲打著手機上小小的注音鍵盤。

這是畸形的虛擬交媾,透過社交軟體無所不能,振保坦然接受了數位革命洗禮,嫻熟操弄其中奧妙。第一次和嬌蕊上床後,振保忙著穿衣,嬌蕊坐起身用床單捂著豐滿胸部哀怨地看著他︰

「以後我們怎麼辦?」

「放心,我會每天晚上賴妳。」振保慣用伎倆再次派上用場。

偷情老司機振保彎腰深深吻了嬌蕊,他好滿意,終於遇見表裡合一的性感尤物。打從那一天起對翠遠,全部已讀不回。翠遠賴來電,他不接就是不接,好險沒給她手機號。翠遠開始瘋狂tag他︰「和吳振保在四川成都出差、和吳振保在東京度假、和吳振保在三峽祖師廟許願……」振保不介意和她環遊世界,看到就隨手刪除,反正臉書真真假假沒人追究,有怪異頭號粉絲不稀奇,他哪有這麼多美國時間?沒有人會懷疑謙謙君子振保和這個瘋女人有實體關係。她只是個臉書愛討拍的無數浮誇女子之一。

「滑臉書真浪費時間,還不如玩塔羅可以為人生找答案呢~」

嬌蕊說。不知道振保很寂寞振保很怕寂寞,振保的社交虛實可以同步進行,和嬌蕊在一起後,持續按美女讚和轉貼老西洋歌曲。滾滾紅塵中,振保保有一顆老派懷舊的心,對大學暗戀對象曼璐特別放不下。曼璐是他夢中情人,頎長的身子,骨肉均勻,胸部鼓鼓地繃在緊身短T裡,還有一雙笑瞇瞇的電眼,望著振保時就算沒什麼意思也被當成了有意思。曼璐是振保熱血青春的性幻想對象,大清早撐國旗的時候,經常幻想著兩人妖精打架……

曼璐當然沒有感應,大三參加辯論社團,被高大俊挺的社長追走了。振保心碎了好一陣子,早晚打籃球希望自己長高一點。聽說曼璐和學長離婚後,振保很高興,高興了很久,但是又無可奈何,已經是四個孩子的爸,天天接外快掙奶粉尿布錢,讓他焦頭爛額。彼時Facebook和line均未問世,振保只能活在惆悵裡。(待續)

#聲音 #嬌蕊 #七巧 #見面 #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