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災情在世界蔓延以來,國外的國際政治研究者不僅普遍對自由國際秩序更加悲觀,冷戰結束後加速前進的全球化趨勢,也更不受看好。目前各國為了挽救經濟,都在流動性加碼放「量」。同時,多數主要國家都在為「後新冠時期」的國家安全超前規畫。一項重大措施就是大幅減少對他國的經濟依賴;首先是醫療用品與藥物,而後勢必延伸到金融、科技與能源、甚至糧食等領域。最近持續傳出的產油國間對抗、對伊朗與委內瑞拉持續極限施壓,甚至部分糧食生產國禁止出口,已不是全球化大樹在秋天掉下幾片落葉,它是在加速凋零。不難想像短期內「大水漫灌」的流動性如果不能透過國際分工的生產與消費「去化」,所有經濟體都可能要面對比2008年甚至1930年更大的系統性風險。

目前「全球化」還算韌性堅強。比如國際組織中被差別待遇的台灣,不但沒有因孤立而失去貢獻理念相近夥伴的機會,國際網絡早已綿密的台灣工具機國家隊,快速地發揮民間社會的動能,再加上政府的引導,已開展了「口罩外交2.0」,有針對、有重點地向歐洲、美國與南向國家釋放衛生軟權力。誰說嚴酷的國際對抗中,活力充沛的中小國家和非國家行為者就毫無作為?

美國聯邦政府被認為是近年反全球化的主力,這次處理各州物資短缺和分配不均迭遭詬病。但麻州州長Charlie Baker急能生智,在州政府物資於紐約被聯邦截走後,找了母校哈佛大學所屬的一家管理公司,經由該公司創投投入深圳某基金再轉投資的工廠,訂購了百餘萬口罩。由於美、中多數航班關閉,麻州又透過本州美式足球愛國者隊賦閒的767專機前往,本州富商還接洽中國領事館,「彈性」處理掉組員降落檢疫14天的規定,再找來騰訊的物流在場待命裝貨,落地3小時即束裝起飛返美。

台灣與美國的這兩個事例,如果沒有全球化早已樹大根深的基礎支撐,只靠各國官方印鈔紓困,巧醫難為無罩之炊,衛生需求斷難在短時間內完成。

全球化造成的利益互賴、人際網絡和文化傳播浸潤,早已超越國界所能管制的範圍,全球化和病毒們最大的共識也在於此。由於主權疆界規範的資源分配仍以國家為單元,加上經濟全球化從未解決反而惡化全球不平等和失業,各國政治人物要爭取和確保權力,不得不依循「本國第一」的訴求,並將短期無解的國內怨懟,轉移到外部的「他者」上去。碰到變化多端、神出鬼沒的傳染病毒,應對失算者更要絕地求生,以坐鎮政權中樞顯示威信、以冷嘲熱諷引導輿論、以病毒國家化作為萬靈丹。

然而有識者仍指出了眾多「不願面對的真相」:經濟自主、本國至上、斷鏈脫鉤能處理氣候暖化、空氣汙染、傳染流行、恐怖主義的挑戰嗎?把這些也是全球化帶來的問題「他者化」,的確有助贏得國內政治對抗的勝利,甚至還有選票、公職、關稅、軍售等短期紅利。但把全球問題國家化,甚至八卦化的辛丑/凡爾賽式解決方案,後果只會適得其反,在核子時代也只是一種幻想。倒是歧視和仇恨的政治病毒,會將所有決策者逼進囚徒困境的死角。北大學者王緝思指出當前美中關係處於40年來最嚴重的敵對與下沉,即是一例。

數百年來,全球化的問題反覆被槍炮和細菌所揭露,現在又遭遇了集結人性與國際政治中所有惡性因素的冠狀病毒的挑戰。冷戰的兩極對峙,槍炮冰冷、往還稀疏,即便發生代理人衝突和大國解體,也沒有絕交的失落、糾紛和埋怨。病毒現在藉著冷戰後全球化搭好的平台傳染,人們用怨恨、卸責、歧視、濫權的方式反毒戰疫,即便打敗冠狀病毒,它的後繼者─政治病毒依然將盤據在全球網路與人心的一角,諷刺地證明全球化韌性不可逆轉。

如同季辛吉所說,前新冠的世界已一去不返。後新冠的國內政治與國際外交,第一要務是各方「保持自制」。如此,台灣工具機團隊與麻州州長仍可在全球大顯身手;否則,世界將身陷火海。(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本州 #挑戰 #政治 #病毒 #冷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