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穿什麼性感內衣?對男人來說都沒用的,起碼對振保是完全起不了作用。家裡的髒衣服每個周末都他在洗,一個老婆三個女兒四個女人的奶罩,鑲邊的、蕾絲的、鋼絲托胸的、海綿襯底的……新的舊的脫線的破損的,沒有一樣他沒見過,要他對胸罩懷有綺想,根本不可能。

振保快樂地悠遊在虛擬和現實世界間,在臉書調情搞浪漫,在床上真槍實彈搞高潮,回到家一切日常,自己下廚燒飯洗碗、倒垃圾洗衣服。煙鸝幹嘛?沒幹嘛,上圖書館逛博物館美術館,追求她極致的精神品質。是振保把她慣成這副德行的,獅子女王煙鸝,年紀輕輕就嫁給中年振保,是吃了虧。

振保認清這一點,沒讓煙鸝和孩子吃過苦,看見一家子快樂得嘰嘰喳喳,振保是快樂的,快樂得插不上嘴。振保在孤島,覺得自己是局外人。好幾次一家子鬧哄哄,一見振保來了便閉了嘴,互相傳遞著眼神掩嘴偷笑。兒女們和母親比他這父親親近多了,一邊一國兩邊隸屬不同政黨,孩子們在IG上批評某黨總統候選人是屁眼魚、吹牛大王、妻子是演戲女王……這些受煙鸝影響巨深。大選開票當晚,家裡陣陣歡欣,一臉Blue的振保簡直快哭了。夫妻倆何時在思想上分的岔?振保後悔當年鼓勵煙鸝去讀了什麼歷史研究所。

煙鸝一頭栽進了日本殖民史研究,專攻日治時期台灣畫家。煙鸝長大了,有了自己堅定的思惟,從當年那個不經世事的小女孩變成思想上的巨人,對振保頤指氣使起來。振保跟不上也懶得跟,讀書已經讀了半輩子,幹嘛還花腦筋跟著她研究台灣史、中國史、東歐史?在外一條龍在家一條蟲,振保在外是堂堂心理學教授,在家是窩囊廢。

「你的嗜好是什麼?」嬌蕊躺在振保臂彎裡撩著他短短的鬢角。

和嬌蕊徹底探索了彼此身體後,她要和他交心。振保腳底一涼,他潛意識的黑洞很深很深,身為心理學教授,振保徹底理解那個振保,他不想任何一個人窺探他的黑洞,宇宙需要神祕。

他很喜歡嬌蕊,從沒有一個女人和他這樣親密,但還沒親密到讓他掏心掏肺。嬌蕊如巫般的敏銳讓振保害怕,怕她進入他的黑洞,讓他崩塌,按常規運行的虛實世界將一併毀滅。振保無法想像世界末日的來臨︰沒有垃圾倒的那一天。

但無所嗜好的振保喜歡睡前和嬌蕊Line談心,一晚說家裡有急事匆匆下了線。花一大筆錢送到印度學西塔琴的兒子,竟帶著小妻子薩黑荑妮回來了。是個漂亮的女孩,皮膚黝黑得發亮,和那黑眼珠一樣黑,深不可測。兒子大學剛畢業,23歲,和當年煙鸝一般大小。家族命運輪迴論又得一實證。

先斬後奏。振保說什麼呢?在家裡他是沒有決定權的,只有附和權。振保放下手機有模有樣地提醒兒子這麼年輕結婚的負擔。

兒子堅定地說成為西塔琴師是他立下的人生目標,他不能沒有薩黑荑妮幫忙。振保很哀傷,當年是煙鸝不信自己肚皮生不出男孩堅持要生第四個,可他從沒有想過要當印度人的爺爺。看來養這對兒媳是一輩子的沈沒成本了。對兒子訓的話根本是廢話,兒子在孟買結婚他是最後知道的一個人。(待續)

#黑洞 #嬌蕊 #幹嘛 #嗜好 #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