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講話的人面魚、辛亥隧道的攔車女鬼、被切斷手腳的丐童、陰森的日本時代刑場、火災現場的幽靈船、來自空難死者的神祕電話等,都是台灣在90年代曾經煞有其事流傳的「都市傳說」,有些故事甚至到現在都還會偶爾耳聞,卻少有人深入探討,這些傳說到底是真是假?又是如何誕生?《特搜!台灣都市傳說》作者謝宜安,在研究往日妖怪民俗奇談的同時,卻發現當代的各種都市傳說,背後對照著不同時代人心的恐懼與需求。

恐懼有其時代性

謝宜安穿著一身黑色古典蘿莉塔風格的蓬裙洋裝走在台北西門町的獅子林大樓裡,慘白的日光燈下看起來格外陰森恐怖。由於約在西門町採訪,她講起這一帶曾經流傳的傳言,「西門町除了獅子林因為被謠傳是『日據時代刑場』而鬧鬼,事實上這裡在50年代是『保安司令部看守所』,曾祕密處決政治犯。還有『愛滋針頭』的傳說,故事中『娜娜鬼屋』的確切地點已經不可考,但應該是在西門町沒錯。」

謝宜安是「台北地方異聞工作室」成員,在開發妖怪桌遊「說妖」時開始思考,這個看似先進的時代,是不是就不再有「妖怪」?在搜尋資料後,她卻發現當代的都市傳說有如妖怪民俗故事的繼承者,有些故事源自當時的重大災難或社會案件,有些以不同版本在各國流傳,有些則是錯置的歷史,但根源都是來自於人的恐懼。

謝宜安表示,「恐懼是有時代性的。」有許多傳說,在網路剛開始發展的90年代末和2000年初期,曾經保留在各種轉傳的email或網路論壇空間裡,如今卻因為時間久遠,多數已失散,「若有人還保留當時的email信箱,回去翻找,應該會找到很多當時的各種傳言。」有的故事曾經上新聞,留在報紙紀錄裡,有的則在各網路空間流轉,「像是PTT的Marvel版上就可以找到。」

故事背後有原因

謝宜安表示,這些都市傳說故事往往有特定的「功能」,而且故事情節通常十分完整,細細解構,每一個元素背後可能都有原因。例如謝宜安回憶,她小時候曾經留著一頭幾乎及腰長髮,「小學校外教學常去遊樂園,就聽說過長頭髮的女生坐六福村大怒神,被夾到頭髮、頭皮被剝掉慘死的故事,讓我從那之後頭髮再也不敢留那麼長。」

但這故事是真的嗎?謝宜安在書中寫到,90年代是遊樂園的輝煌時期,也曾經發生過數起遊樂園意外,然而六福村從未發生女生長髮被大怒神夾到致死的事件。她拆解故事中的各個情節和元素,尋找最初的起點,例如「長髮被遊樂設施夾到剝皮」的情節源自於美國的真實新聞,但是新聞中的遊樂設施是旋轉木馬。六福村的設施也的確曾發生死亡意外,但不是遊客而是工讀生。所以傳說雖然是假的,然而其中的確包含了真實的成分。

#故事 #流傳 #都市傳 #恐懼 #謝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