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對於金融市場造成嚴重打擊,影響程度是2007~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大,截至3月27日為止,多個市場大幅下挫,也對全球高收益債券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不過投信法人表示,高收債利差擴大可望吸引後續的資金重新流入,加上亞洲經濟體相對具有基本面題材,目前是布局亞高收不錯的時機。

疫情造成各類資產急速下跌,隨著全球各地認清疫情的嚴重性,市場陷入一片恐慌,亞洲高收益市場(平均存續期間約三年)的利差由平均550個基本點擴大至目前約920個基本點,處於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高的水平。

匯豐亞洲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曾淼玲表示,高收益債的殖利率上揚、價格下滑,利差擴大促使市場資金重新流入高收益債券,也造成高收債的投資價值浮現。假如債券能夠償還本金及提供收入,則價格下跌顯然可以提供投資人機會,以明顯較低的價格購入完全相同的資產─因為票息及本金償還仍維持不變。

全球各地政府已透過財政及貨幣寬鬆,提供規模龐大的刺激經濟措施,包括降息、為金融體系注入額外流動性、減稅及為企業提供特定協助。相對而言,亞洲經濟體較其他地區能夠提供適切的支援,這是因為大部分亞洲經濟體擁有穩健的公共及財政狀況。

曾淼玲也指出,部分亞洲經濟體亦是商品及石油的淨進口國,因此受惠於石油及其他商品價格下跌。此外,亞洲信貸市場及亞洲高收益市場無須承擔重大的石油風險,且涵蓋上游及下游企業,而下游企業實質上因價格下跌而受惠。亞洲的替代能源企業亦應可以在目前環境下持續表現良好。

群益環球金綻雙喜基金經理人葉啟芳表示,全球黑天鵝事件等諸多利空恐將三不五時出現,故投資操作上仍須謹慎,儘管現在市場風險情緒稍降,但展望後市,市場持續關注全球武漢疫情狀況,待市場風險偏好恢復,信用債可望再獲關注。

亞債方面,由於亞洲新興國家基本面穩健,加上亞洲發債公司整體之信用體質仍佳,財務槓桿持續改善,對於中長期後市表現不看淡。

#全球各地 #企業 #擴大 #石油 #亞洲經濟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