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估,189個會員國中,170國的人均所得會「負」成長。新冠病毒造成全球經濟極端風暴的影響可見。根據G20國家已公布的財政激勵方案,日本的規模為GDP的20%,位居第一、美國與新加坡同為11%、澳洲9.7%、加拿大也達8.4%。我國已公布的財政激勵金額為1.05兆元、約為2020年預估名目GDP之5.4%;規模相對小外,還被嚴重「灌水」。

號稱1.05兆的行政院第二階段擴大紓困振興方案,編列預算僅有2100億,包括原已編列的600億與修法通過後可以再行編列的1500億。所謂「移緩濟急」的1400億,由於挪自其他支出,將其列入是重複計算支出。

還有7000億其實是政府提供優惠貸款的「額度」,政府的主要負擔是補貼銀行利息損失。以中小型事業不減薪或裁員為條件的「營運資金貸款」為例,經濟部提供的是6個月利息補貼,每家事業還有5萬5000元補貼上限。以我國民營企業平均貸款利率約6% 計算,就算沒有金額上限,充數的7000億財政激勵,不過是210億的利息補貼。

因此,已有的600億預算,加未來可再編的1500億預算,再加利息補貼的金額(以210億計),實際財政激勵金額為2310億,規模約占GDP之1.2%。面對外界對於方案灌水的質疑,行政院振振有詞的搬出「美國也將貸款額度計入」說詞;殊不知,美國財政部提供中小企業的是鉅額的「可轉換貸款」,企業如不減薪或裁員,「貸款」即可轉為「補助」,不需償還。

在一般的情形下,等額政府支出,就受補助者的滿足感而言,現金效果大於等於消費券,消費券效果則大於等於折扣券。就刺激消費言,現金等同消費券,確切效果則決定於邊際消費傾向;經濟體系中想用錢卻沒有錢用的人越多、則現金或消費券效果越好。有人以為消費券「不能存」、刺激消費效果會比發現金好,其實不然;消費券大可透過減少同額現金支出的方式來「儲蓄」,挪至以後消費。以台灣平均消費來概估邊際消費傾向,100元的現金或消費券會增加70至80元消費。

至於折扣券,由於是降低特定財貨(或勞務)的價格,刺激消費效果決定於該財貨的需求彈性。以需求彈性等於1試算,75折的價格,會帶來該財貨25%需求量的增加。換言之,75折的折扣券不過帶來0.25倍消費量的增加;要有4倍效果,無啻天方夜譚。(作者陳聽安為政治大學名譽教授、陳國樑為政治大學財政系教授)

#折扣券 #美國 #效果 #支出 #貸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