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航空業因新冠疫情一片慘澹,就連散發奢華貴氣的阿聯酋航空也難逃疫情劫難,靠阿航撐起觀光業的杜拜政府,跟隨其他政府加入援救自家航空公司的行列。

■Dubai pledged financial assistance for state-owned Emirates as international airlines scrambled for government bailouts amid the global travel rout.

全球航空業因新冠肺炎疫情幾近癱瘓,多國政府出手相救,中東最大航空公司阿聯酋航空(Emirates),也因停飛所有客運航班營運告急,杜拜政府不得不跟隨其他國家腳步注資紓困。

政府將注入新股權

杜拜王儲哈曼丹(Sheikh Hamdan bin Mohammed Al Maktoum)4月初發聲明指出,在此「緊要關頭」, 政府要替阿聯酋航空注入新股權。

哈曼丹表示,國營的阿聯酋航空會獲得援助,這是考慮到它對杜拜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經濟具「戰略重要性」,此外杜拜之所以能躍居國際數一數二的航空重鎮,阿聯酋航空扮演關鍵角色。

成立於1985年的阿聯酋航空,去年載客量約5,800萬人次,杜拜機場因而連續好幾年蟬聯全球最繁忙國際機場。杜拜是依賴服務業、貿易、觀光旅遊的經濟體,因此相較鄰近的產油國,更易受到新冠病毒疫情的牽累。

世界各國為遏阻疫情愈燒愈旺,陸續頒布旅遊禁令,全球航空業因這波疫情大海嘯幾乎滅頂,被迫暫時解雇機師和機組員,或放員工無薪假及減薪苦撐待變。

根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最新預估,全球航空業將在今年第二季燒掉610億美元的現金儲備。Iata同時預警,航空公司集體面臨「極大的現金問題」,第二季恐怕淨損390億美元。在此之前Iata才警告,新冠疫情可能讓航空公司今年的營收大減2,500億美元。

各國政府相繼展開搶救航空業行動,美國國會通過的2.2兆美元振興方案,包括提供航空業580億美元的融資與貸款擔保;新加坡政府則砸130億美元,要幫國航新加坡航空紓困。

歐洲航空業者及遊說團體,也呼籲政府要出面幫航空公司度過難關。拿廉航Norwegian Air來說,獲挪威政府2.7億美元的信用擔保,但諸多限制和門檻橫亙在前,能不能順利取得援助誰也不敢保證。

阿聯酋航空同樣無法倖免,從杜拜機場起飛的航班3月底開始全數停飛,只剩貨運業務維持運作。

阿航讓10.5萬員工放無薪假並宣布減薪三個月,減幅從25%到50%不等,這段期間阿航總裁克拉克(Tim Clark)的基本薪資全砍。

另外與阿聯酋航空同樣隸屬杜拜主權財富基金的廉價航空flydubai,亦對旗下近4,000名員工實施減薪,4月起為期三個月,減幅介於25%至50%,高層主管的減幅會更大,不過員工的津貼福利維持不變。

卡達航空也醞釀求救

阿聯酋航空在中東的主要對手卡達航空(Qatar Airways)也拉警報,聲稱公司現金儲備降到低水位,近期內就會向政府這個大股東求救。

據國際貨幣基金(IMF)資料,杜拜政府及其相關實體的負債占國內生產毛額(GDP)110%。全球金融危機期間,杜拜求助阿聯酋首都阿布達比,爭取紓困貸款以免主權債務違約。

其實早在新冠疫情肆虐前,中東地區的航空業就遭逆風吹襲,主要是同業競爭日益激烈、需求趨疲及地緣政治動盪。阿布達比的阿提哈德航空(Etihad)虧損累累,但有關阿聯酋高層官員考慮讓阿提哈德航空和阿聯酋航空合併的傳聞,阿聯酋航空予以否認。

#減薪 #阿聯酋航空 #航空 #紓困 #全球航空業 #疫情 #航空業 #政府 #阿聯酋 #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