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則徐也試著和洋人講理,敦促他們謹守茶葉、絲、大黃(林則徐認為洋人性嗜肉食,而大黃有助消化)的合法貿易,並停止荼毒中國人。在查禁鴉片過程中,林則徐與兩廣總督鄧廷楨合作無間,鄧廷楨頗為樂觀,曾告訴洋人,吸食者都已戒除惡習,販賣者也已做鳥獸散。

英國政府取消東印度公司貿易特權之後,派遣律勞卑(William John Napier)勛爵為首位駐華「商務總監督」,他在一八三四年抵達廣州,結果又節外生枝,加深了中、英雙方的誤解。律勞卑不願透過行商,而希望逕自與兩廣總督進行交涉。朝廷命官回以:「天朝高官不得與外夷通達書信。」,於是律勞卑下令停泊於虎門的艦隊北上廣州;由於律勞卑死於熱病,這場一觸即發的戰端才告平息。而中國的鴉片進口量依然持續攀升,一八三五年逾三萬箱,一八三八年上升至四萬箱。

動員儒家力量與價值

一八三六年,道光皇帝諭令臣工針對鴉片問題各抒己見,具章奏報,結果意見相左,各持一端。主張鴉片貿易合法化的人認為,這不但有助於阻絕官員的貪汙舞弊,鴉片買賣所課徵的關稅亦能大大充實府庫。同時也允許中國國內種植鴉片,據信品質會勝過印度鴉片,價格也較便宜,得以逐漸取代外國的鴉片。但有許多官員認為這種看法並不可取。洋人生性殘酷貪婪,而無論鴉片產自何處,中國人並不需要鴉片。他們認為嘉慶年間的禁令不僅不應廢除,更應該嚴格貫徹執行。

一八三八年,道光廣納眾議之後,明令嚴禁鴉片。道光挑選時年五十四歲的福建人林則徐,以欽差的身分趕赴廣州,查禁鴉片貿易。理論上,林則徐是絕佳人選。一八一一年,林則徐進士及第,後入翰林院,先後於雲南、江蘇、陝西、山東供職。林則徐任湖廣總督時,厲行禁煙。直言無諱的龔自珍是林則徐的好友,他在給林則徐的信中提到,吸食鴉片者「宜繯首誅」,而販者造者「宜刎脰誅」。當林則徐奉旨於一八三九年三月抵達廣州時,駐節在強硬派占上風的書院,並未在學海堂落腳,因為阮元的後繼者已使學海堂變成主張鴉片合法化的中心了。

「林欽差」(Commissioner Lin,這是西方人對林則徐的慣稱)為了禁絕鴉片,想辦法動員儒家所有的傳統力量與價值。他在禁煙文告中強調吸食鴉片對身體的戕害,並下令吸食者在兩個月內向職司的衙門繳交持有的鴉片與煙具。林則徐還命令各學官徹查所轄文武生員有無吸食、興販鴉片者;有者嚴辦不貸,餘者仿效保甲制度,派撥五人一組,互相聯保。林則徐亦巧妙利用科舉考試,將六百名地方上的學生集合起來,除了應答儒家經文之外,還要回答鴉片商號的名稱,並就禁革鴉片買賣提出建言。水師營兵也有類似的互保制度。林則徐還擴大保甲制度的組織模式,動員地方的士紳察訪有無吸食鴉片的情事。到了一八三九年五月中旬,已逮捕了超過一千六百人,沒入鴉片約三萬五千磅、煙具四萬三千副;接著在兩個月內又查扣一萬五千磅鴉片與二十七萬五千副煙具。

對於外國人,林則徐也採論理、道德勸說與強制逼迫的手段。我們從林則徐的言論亦可窺知,他並不希望因杜絕鴉片而招致爆發邊釁。林則徐先拿行商開刀,他在三月間私下會晤行商,並責備他們不應出面擔保查頓(Willialll Jardinc,怡和洋行的創始人之一)、因義士(Jalnes Innes)等英國巨商會謹守清朝律例,因為這些人確實都在買賣鴉片。林則徐透過行商向洋人傳達諭帖,要求他們交出存放在伶仃島附近等地區躉船上的數萬箱鴉片,同時還必須具文切結,不再經營鴉片買賣。居住在廣州的洋人也必須據實呈報所擁有的搶械數量。林則徐能動用的廣州水師並不足恃,他並不希望過度逼迫外國船隻,但他有把握給地方上的洋人施壓,逼使他們就範。但是林則徐並未針對這批繳交鴉片的外國商人提供任何補償。

禍害比不上酒?

林則徐也試著和洋人講理,敦促他們謹守茶葉、絲、大黃(林則徐認為洋人性嗜肉食,而大黃有助消化)的合法貿易,並停止荼毒中國人。在查禁鴉片過程中,林則徐與兩廣總督鄧廷楨合作無間,鄧廷楨頗為樂觀,曾告訴洋人,吸食者都已戒除惡習,販賣者也已做鳥獸散。鴉片既然已無需求,自然也就無利可圖。林則徐呈給維多利亞女皇(Queen Victoria)一封措詞謹慎的信,試圖訴諸道德責任感:「聞該國禁食鴉片甚嚴,是固明知鴉片之害也……設使別國有人販鴉片至英國誘人買食,當亦貴國王所深惡而痛絕之也。」其實英國本土並未禁絕鴉片,許多知名人物如柯立芝(Samuel Taylor Coleridge)往往將鴉片製成鴉片酊來吃。很多英國人認為鴉片的禍害比不上酒,所以林則徐的道德勸說猶如耳邊風,聽者藐藐。

雖然驚慌失措的行商懇求洋人順從朝廷旨令,但是這些外國商人先是藉口手中的鴉片是他人寄存,無權將之繳付官府,後來呈繳了一千箱的鴉片,以求搪塞。林則徐聞訊勃然大怒,下令逮捕英國大鴉片商顛地(Lancelot Dent)。但外國商館拒絕把顛地交出受大清律的審判,一八三九年三月二十四日,林則徐全面斷絕對外通商。所有受僱於洋人的僕役都要離開雇主;在廣州的三百五十名外國人,包括英國駐華商務總監督義律(Charles Elliot)都困在商館中,雖然飲水食物並無匱乏,但其他的用品與訊息就要私運偷帶。這是個令他們惶惶不安的時刻,再加上官軍的號角鑼聲徹夜不絕,更讓他們倍感疲憊。六周後,洋人同意呈繳逾兩萬箱的鴉片,林欽差清點無誤後,便傳令撤去對商館的封鎖,除十六名大鴉片商(包括顛地在內)外,其餘外國人一概獲准離開廣州。

林則徐親臨監繳,甚至四、五月間還住在船上,方便就近處理,並防欺瞞或偷竊情事之發生。林則徐眼前的艱鉅挑戰是如何銷毀近三百萬磅鴉片煙土。他的辦法是命人挖掘三個大溝,每個溝各七英尺深、一百五十英尺長。然後僱用五百名人夫,並由六十名官員在四周巡緝,將煙土球搗毀後倒入溝中,混之以水、鹽、石灰,直到煙土顆粒盡化為止。就在本地人與洋人眾目睽睽之下,這些濃稠的混合物被排入鄰近的河灣之中,隨浪流入大洋。(待續)

#廣州 #大黃 #林則徐 #英國 #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