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我開始努力趕路,要趕末班索道的強大信念支撐著我,此時的雙腿因為持續下台階已經開始麻痺和酸疼了,但也顧不了那麼多了。路上還跟索道值班小姐姐打電話詢問,小姐姐很溫柔地說:「您盡量快點趕,我們會盡量等您,希望不要太久。」哦,我心都化了。

我一路努力往前奔,幸運的是,我在末班車十分鐘之前到了。給高個發信息告訴他我的趕路歷程,兩個人在微信上又一通傻樂。

坐索道到了山下的松谷庵站,就要考慮如何去景區北門,又如何從景區北門到酒店。我遇到了景區最後一輛從松谷庵站到景區北門的班車。一些人圍著司機師傅問東問西,說:「我們想去XXX您可以帶過去嗎?」師傅一一解答。我也跟著問:「黃山軒轅國際大酒店可以去嗎?」師傅道:「可以。」於是心中竊喜。那正是高個的旅行團下榻的酒店,看了一眼價格,我住不起,但在周邊有很多酒店,於是想先到了那裡再尋覓住地。

一路上,司機師傅認真地說,一看您就是來之前做了功課的,他們很多人選擇住景區南門的酒店,那些酒店,不好!我說,南門那邊酒店離得近呀,方便第二天早點上山,我是坐火車來的,當天早上到了就來爬黃山的,有點累。師傅說,那就多住幾天,多玩玩,黃山得玩個七八天呢!我笑了,心想:我何嘗不想多玩幾天呢,但這次,更重要的是見一個人。

品嘗黃山臭鱖魚

到了酒店,我住在軒轅國際大酒店對面的富建大酒店。高個說,他們團要去吃飯了。我說,你們先吃,我先歇會兒,等一下也要出去吃了。

接著,我休息了一會兒,查了查周圍的飯館,選中了一家,叫完車,高個說要帶他們團的人出來轉轉,問我如何叫車。我就問,現在是想去哪裡?他說,也沒什麼事,就是隨便轉轉。

我:「你是不是一定得陪你們團的那些人啊?」

高個:「也不是。」

此時我已經到了飯館,突然覺得可以讓高個出來一起吃,雖然他已經吃過了,也好嘗嘗黃山特色臭鱖魚,旅行團不提供,說怕旅客受不了。

我:「你介不介意出來再吃一頓?我幫你叫車。」

高個:「好耶。」

好吧,早知道我出發的時候就叫你一起了。

十分鐘後,高個到了飯館,我點了臭鱖魚,蒜香小龍蝦和一盤青菜。

邊吃邊聊,高個因為吃過團餐了,吃的不多,我在那裡狼吞虎嚥。

「這個臭鱖魚不錯誒。」高個說道。「我也很喜歡,我也第一次吃。」我樂呵呵地說。

於是兩個人吃到肚子撐,出來的時候,高個說有朋友想讓他帶安慕希酸奶。我:「哎呦我的天,綜藝節目真厲害,贊助商都這麼火的?都火到對岸了。」兩個人走到附近的一家大超市名曰「天潤發」的,高個看到這名字後都要笑抽筋了。唉,山寨。

在那裡買了安慕希、老乾媽、雲南白藥牙膏和脈動,我買了兩個蘋果,高個非要搶著付錢。

沒辦法,他就是紳士。

買完後,本來打算叫車回去,結果第一個司機車牌號不對不說,還要多加三塊錢?拒絕。第二個司機打電話聯繫不上。於是高個說,好像不遠誒,不如我們走回去吧。

他就是紳士

我查了查路線,步行可以抄小路,1.4公里,可以接受。於是兩個人並肩走在小路上,高個貼心地把我撥到路邊,他走外面,說這樣我比較安全。沒辦法,他就是紳士。

路上有樓盤施工工地,我開始解答高個有關大陸房地產的疑問,比如為啥那麼多房沒人住之類,我說因為大家都在炒房而不是住房。倆人會心一笑。我還一幅心懷天下的樣子感慨了一下,經濟進入了怪圈,難熬啊。

到了酒店,本來想再請高個喝個咖啡的,又驚覺這裡不是上海,店鋪早就關門了。於是兩個人在酒店大廳又東拉西扯了一會兒,白天爬山的關係,他也疲憊,我也有些倦了。

「早點休息吧。」我提議。於是高個上樓取了帶給我的禮物,除了他自己給我的洛神花茶和蜜餞,還有棒棒糖托他帶的面膜和腳膜。

雖然酒店之間離的不遠,高個堅持要送我過去,說這麼晚了女生一個人不安全。沒辦法,他就是紳士。到了酒店門口,兩個人開始意識到,這次之後又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見了。於是我說:「你們要多來大陸玩,最好是自由行,也要多用用微信啊。」

他笑著說,好。

我說:「我一定會回台灣自由行的,你現在快回吧。」

對視良久,我伸出雙手,兩個人默契地來了個淺淺的擁抱。

然後依舊對視,沉默,再一次淺淺的擁抱,我聽見他嘟囔著說:「就是捨不得啊。」

他說誰捨不得?反正我確實是捨不得。

「我進去啦。」我說,於是轉身進了酒店,一直走,沒敢回頭。

進房間坐了一會兒,手機響了,是高個發來的信息:「哎呀糟,忘記給你帶肌肉放鬆劑了。」他說是用來噴在腿上,讓腿不酸痛,走了一天山路,用一下可以緩解一下肌肉酸痛。我說:「我有帶同類產品哦,跟你說了,我有爬山經驗的。」隨之而來的是一堆溢美之詞:「女漢子級,獨立自主不依靠別人,這種女生在台灣很夯的。」我樂了,回道:「那下次我回台灣自由行的時候,希望能『夯』一些台灣帥哥。」

爬山真的很催眠,晚上睡得很實。第二天本來想再進黃山,結果高個發微信說在酒店看到翡翠谷景區介紹發給了我。我心動了,於是改變了行程,轉而去翡翠谷,後來是九龍瀑。真不愧是《臥虎藏龍》李安選中的拍攝地,美不勝收。

下午五點,開始從景區往回趕,此時高個依舊跟著團,走在黃山市的其他景區。坐上通往上海的火車後,我發消息說,我要走啦,你們玩得開心些。

朋友後會有期

躺在清靜的火車上鋪,我腦海裡浮現的是十年前在寶島,和他們一起在學校,在課堂,在夜市,在煙花節,在小店的情景,一幀幀過得特別快,卻特別清晰。

這時,高個發來信息說:「可惜這次我是帶著我爸一起的,要不然這次來大陸就跟你一起自由行了。邊走邊玩,跟你特別有安全感。」顯然,我隨性又輕鬆的玩法得到了他的讚許。我笑了,回他:「下次來之前盡量找到女友,帶她一起來,我帶你們到處玩兒。」

然後在上鋪繼續躺著,不一會兒就雙眼迷離了。

「後會有期。」我心裡默默地說。

#鱖魚 #紳士 #自由行 #兩個人 #司機 #會兒 #師傅 #黃山 #景區 #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