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7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法國,在巴黎舉行之「中法建交50周年紀念大會」演講時提到拿破崙的名言:「中國是一頭沉睡的獅子,當這頭睡獅醒來時,世界都會為之發抖。」隨著中國大陸的和平崛起,這頭獅子已不再沉睡,至於是不是如習接著所說是一隻「和平的、可親的、文明的獅子」,因此不會給世界帶來威脅和動盪,那就是見仁見智的問題。

因為時至今日,在世界許多角落,我們總是會不時聽到「中國威脅論」的聲音。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在今年2月的慕尼黑安全會議上指出,「西方應摒棄篤信自身文明優越的潛意識,放棄對中國的偏見和焦慮,尊重中國人民的選擇,接受和歡迎一個與西方制度不同的東方大國的發展振興。」顯然中共理解,美國學者杭廷頓筆下的「文明衝突論」並非只是一個學術討論的課題而已。

美國期刊《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最近邀請12位世界知名學者,就「世界如何看待新冠肺炎病毒大流行」發表意見。他們多數認為,疫情已改變世界,而對中共在其中扮演的角色,無論從正面或負面的觀點看,都不容加以忽視。我想從負面觀點看,即使病毒源於武漢,它的侵襲及影響仍是全球性的,換言之,擁有14億人口的中國大陸若有麻煩,世界其他地方也都不得安寧。因此,不管你的主觀意願如何,「與獅共舞」,將是世界各國在「後疫情」時期面臨的共同課題。

就中美關係而言,川普政府此刻雖飽受疫情困擾,但仍把對中政策視為當務之急。川普上台後高喊「美國優先」,視中共為頭號戰略競爭對手,因為「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何況是一隻已經睡醒的獅子。在川普政府內部有兩派意見:一派是支持與中共建立強大商業關係的「貿易派」,另外一派是主張與中共經濟脫鉤的「國安派」。川普「在商言商」,加上個性反覆不定,所以最初是把與中共的經貿談判視為政策優先課題,也就是以「鬥而不破」的旋律與北京共舞。例如,美國國內雖受疫情衝擊,但川普還是不顧政府鷹派及國內的反中聲浪,決定與中共展開抗疫合作。

但隨美國的疫情愈演愈烈,川普為轉移內部對其疏忽疫情的責難,對中共改採強硬立場。雙方針對WHO及其祕書長譚德塞爆發口水戰,只是反映川普「出口轉內銷」的需求,即不能讓疫情危及國內經濟,進而影響他年底的總統選情。此外,川普一定意識到這場世紀病毒,對世界政經秩序造成的衝擊。若川普無法對疫情進行有效危機控管,不僅勝選連任無望,美國的軟、硬實力都會受到影響,屆時「美國第一」的寶座就要拱手讓人了!

中美關係是否因此再也回不去了?我看也未必。習近平曾在電話中告訴川普「合則兩利,鬥則俱傷」,川普應聽懂其中的意思。疫情雖影響習的統治威信,但連有「紅二代」背景的中國企業家陳平,都坦承「倒習不可能」。川普要「連任」,習近平要「延任」,權力的誘因會導致這兩大強權的領導人形成一個各取所需的「命運共同體」,所以「鬥而不破」仍是後疫情時代中美關係的主軸,任何白宮的主人都必須學習「與獅共舞」。

那麼,台灣的領導人呢?恐怕也沒有其他選擇的餘地。蔡政府抗疫的傑出表現被國際社會視為典範,支持台灣參與國際活動的呼聲也因此水漲船高,但如果民進黨內部有人因這些溢美之詞,就認為可以拿來作為抗中的籌碼,那就會「一著不慎,滿盤皆輸」。

蔡英文總統過去談及國際情勢變動時,曾提醒「我們自己也是棋手」,可順勢操作。我認為順勢就是現在順著中美「共舞」的腳步,彈性調整自己的步伐;「兩大之間難為小」,台灣應學習「以小事大以智」;當中美關係改善時,台灣應設法參與中美的合作;當中美關係緊張時,台灣則應努力遠離中美的衝突。所謂「觀棋不語真君子」,蔡總統受到的挑戰是棋盤旁邊出現太多的「雜音」,使她在面對國際形勢和兩岸關係變化的這盤棋局時,無法在無後顧之憂的情況下,能夠揮灑自如地下棋。

(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首席顧問)

#中美 #美國 #中國 #川普 #共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