磐石艦24官兵拒絕接受高市府疫調,高雄市長韓國瑜揚言開罰,陳時中卻暗指「沒有法源依據」,一場中央與地方的爭戰山雨欲來,面對特殊情況,如何避免出現防疫破口,應是凌駕一切的最高考量,就法論法,韓國瑜想開罰,是為維護民眾健康、防疫需要不得不的手段,也是防疫必要應變處置,幸24位官兵配合疫調,免除中央與地方法律爭戰。

當美、法等國的航空母艦都爆發疫情,顯見軍艦群聚感染風險之高,磐石艦官兵確診案例逐日增加,已成台灣最大群聚案。上周國內有3天零確診,防疫成果得來不易,卻因官兵返台趴趴走,許多醫師、專家都擔心將導致新一波疫情,政府當然要祭出強力手段。

從確診官兵所到之處,造成商家、店家,統統停業消毒,其餘官兵則因與染疫同袍接觸,全都集中檢疫,就不難理解,處封閉空間的磐石艦官兵「足跡」,是如何受到國人高度關注。

《傳染病防治法》第43條明定傳染病、疑似傳染病及相關人員不得拒絕、規避或妨礙調查。《傳染病流行疫情監視及預警系統實施辦法》第15條明定,地方政府對曾與病人接觸,或疑似被傳染者,得進行必要疫調。

法界實務人士認為,高雄宣稱要開罰拒絕疫調官兵,以今年2月中央限制醫護人員出國,引發違憲爭議的前例來看,陳時中當時解釋,法源依據是《制定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第7條,賦予指揮官在防疫上,得實施必要應變處置的權力。

在「料敵從寬」下,海軍300多名官兵設籍高雄,散布各縣市7個集中檢疫所,官兵的足跡調查,正是基於防疫的急迫性、必要性和公益性,比照限制醫事人員出國前例,地方首長本該有應變處置的權力,許多縣市首長「超前部署」正是如此考量,對拒絕疫調官兵祭出處罰手段,為的是防疫,中央本該協助,不該冷言冷語,否則磐石艦若成防疫破口,責任算誰?

#必要 #手段 #應變 #官兵 #處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