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正是在國民黨經濟與政治政策挫敗、喪失民心的氛圍之下,才贏得關鍵性的軍事勝利。

通貨膨脹意味著使用現金簡直像一場災難。即使是發行大面額的鈔票,店員一天數次更換價目表,還是無法處理日常的現金交易。一袋米(重約一百七十一磅)於一九四八年六月初的售價是六百七十萬元,到了同年八月漲至六千三百萬元。同一時期,一包四十九磅的麵粉,價格從一百九十五萬元漲至兩千一百八十萬元;一桶二十二加侖的食用油從一千八百五十萬元漲至一億九千萬元。(一九三七年夏天,這三項商品的價格分別為十二、四十二、二十二元。)

金圓券也無法奏效

一九四八年七月,蔣介石與宋子文等顧問會商,討論出一項扼制財政失控的大膽方案。國民政府決定放棄舊的法幣,改發行新的金圓券,匯率定為三百萬法幣兌換一金圓。多位國民黨顧問警告,政府若是無法大幅縮減因蔣的龐大軍費支出所造成的財政赤字,發行金圓券並無法控制惡化的經濟形勢。(一九四八年的財政赤字占總支出的百分之六十六。)這些顧問也認為,除非美國政府同意給中國鉅額的貸款,以穩定幣值,否則金圓券也無法奏效。事實上,美國拒絕了此項提議。

蔣介石動用總統的緊急處分權,於一九四八年八月十九日公布一系列「財政經濟緊急處分」。國民黨官員坦承這幾乎是力挽狂瀾的最後一搏了,因此下了改革的猛藥。同時為建立人民對金圓券的信心,政府允諾金圓券的總發行量將限定在二十億元。嚴禁罷工與示威,同時凍結工資,禁止哄抬物價。中國公民私人擁有的金、銀和外匯,均須至銀行兌換成金圓券,以增加政府所持有的「貨幣準備金」(specie reserve)與外匯存底。此外,為充實國庫,政府也大幅調高商品的營業稅。不過在海外(例如香港、美國、瑞士)擁有銀行帳戶的中國人並不需要將存款兌換成金圓券,而一般認為海外置產是富人為了金錢背叛祖國的手段。海外資產超過三千美元者,僅需向政府做資產登記,但政府並沒有有效的機制查核他們是否進行登記。

財政緊急處分唯一有一絲成功希望的,只有上海一地。蔣介石的長子蔣經國於一九三七年自俄返國後,在江西擔任行政專員數年,他啣命全權負責這項財政經濟緊急處分政策。蔣經國以鐵腕作風與無比的熱情投入這項工作,這正是他之前建設江西時所展現出的個人風格。在上海,蔣經國動員一切力量掃蕩囤積居奇與投機炒作,下令逮捕,甚至有時立即處決違法亂紀者,突擊批發商的倉庫或嫌疑犯的住家,致力使人民恪守改革政策。蔣經國本人運用地方上的青年組織,配合甫成立、以反共為宗旨的「戡亂建國大隊」來推動這項任務。街頭放了「密告箱」,便於民眾投訴投機者或違反哄抬價格禁令的商家。載著擴音器的卡車沿街播放,提醒民眾新的法律措施。為了殺雞儆猴,蔣經國不惜打擊權貴,其中之一是指控涉入黑市股票買賣的青幫頭目杜月笙的兒子,有的大財閥則因操縱匯市而鋃鐺下獄。

縱使有這種道德家式的犧牲奉獻與雷厲風行的貫徹精神,但金圓券政策終歸失敗了。上海畢竟不是孤立於中國之外,蔣經國在上海越成功,上海商人將商品售往其他地區的壓力就越大,因別的地方的物價也在持續飆漲。農民若能在其他地區賣得好價錢,也沒有道理要求他們以比較低的價格在上海地區出售產品。所以,上海的食物與製造品開始嚴重短缺,政府的政策也窒礙難行了。當某些消費性商品(譬如香菸)依新的稅制課徵重稅時,商家便歇業,直到取得允諾可以在新稅制下提高售價為止。趕印金圓券的消息傳出,不久就超過了政府所允諾的二十億元上限。到了一九四八年十月,商家已無物可賣,餐館倒閉,到處都無法取得醫療藥品,財政經濟緊急處分改革方案顯然已告失敗。

九、十月期間,上海惡化的經濟情勢一度獲得舒緩,再度燃起經濟復甦的希望。不過接下的發展可以從上表窺見。金圓券開始步入舊法幣的後塵。囿於現實,中華民國開始了以物易物的經濟活動。

國民黨的軍事挫敗

共產黨正是在國民黨經濟與政治政策挫敗、喪失民心的氛圍之下,才贏得關鍵性的軍事勝利。一九四七年春天,國民政府靠著武裝力量維持了華北四條戰略走廊的暢通:一是北京以北,經山海關要道直抵東北的瀋陽與長春;一是自北京往西南至閻錫山軍隊駐防的太原;一是自北京沿張家口的鐵路往西北的包頭;最後是位於山東省境內連接濟南與港市青島的戰略要道。國民政府同時扼守了聯絡徐州與開封、洛陽與西安的鐵路要衝。

不過共產黨人此時已控制華北的農村地帶。農民游擊隊經常切斷蔣介石的補給線,令蔣用來包圍中共的武裝力量移動遲滯,且經常暴露在危境之中。一九四八年五月蔣的軍隊已無力回天,瀋陽與長春兩市遭到共軍的圍困,只能仰賴國民政府空軍的空投獲取補給物資。國民政府用來戍守瀋陽的二十萬大軍,即使訓練精良,且配備大砲、裝甲車等裝備,一旦飛機場遭到破壞,這支精銳之師就只能坐困愁城、束手待斃。美軍軍事顧問建議將這支軍隊從北調回關內,以強化華北的防衛力量,但蔣介石仍予以拒絕,此時他的威望可說岌岌可危,而又已在這場戰役中投入太多資源,實在有非贏不可的壓力,無法撒手。洛陽在拉鋸戰中三度易手,最後在一九四八年的四月被共軍攻陷,斷絕了西安的東向交通。共產黨在山東境內的諸多重要勝仗切斷了濟南至青島的戰略走廊。這關鍵性的結果將國民政府的十萬守軍孤立在濟南,無法經由青島取得海上補給,而當時青島仍有美國海軍特遣部隊的三千名陸戰隊及五十架飛機駐守。共軍在彭德懷的統率之下,於三月攻克延安,彭德懷的信心大振,遂大膽南下四川,不過激戰之後,彭的部隊最後還是被擊退了。

毛澤東歷經幾次知名大捷,錘鍊出了信心,又接收了數量龐大的車輛、武器、軍火之後,於一九四八年宣布人民解放軍將由原先主要的游擊戰形式,過渡到大兵團對決的正規作戰。昔日共產黨人在東北已實行過此類戰略,此次的目標則是奪取開封。開封臨黃河,是拱衛通往武漢、西安鐵路交通樞紐鄭州市的重要據點。國民政府於開封駐守了二十五萬正規部隊,並有五萬保安隊隊員奧援。為了對抗國民政府的武裝力量,共產黨總計投下五組共二十萬勁旅。共產黨於六月底控制開封一周之後,又遭國民黨軍隊的反擊、空軍的轟作而失守。但是國民政府的勝利只不過是虛有其表,這次戰役國軍共折損了九萬人,而共軍守紀律、不擾民的表現卻贏得一場漂亮的宣傳戰。(待續)

#共產黨 #金圓券 #上海 #國民黨 #蔣經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