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美國過去四周的初領失業救濟金人數累計已經升破兩千萬,加上OPEC+合作破局、沙俄價格戰再起,能源公司儲油空間耗盡加劇市場拋售,西德州原油期貨史上首次跌入負值,部分投資人擔憂衰退風險再起。

富蘭克林坦伯頓固定收益團隊認為,市場常將這次衰退跟金融海嘯和大蕭條作比較,認為這次新冠肺炎引發的經濟衰退幅度可能跟2009年或1929年相當,甚至可能更糟,但這次衰退部分是因為政府命令導致經濟活動停擺、而非由經濟或金融衝擊所造成,了解其間差異有助思考未來將如何演變。

美國政府決定關閉多數經濟活動、要求員工和消費者待在家裡,這是為了避免傳染而做出最謹慎的緊急行動,這跟過去兩次衰退的起因有很大的不同。最新的就業報告也顯示這次經濟衰退的本質很不一樣,三月份季節性調整後的暫時解聘人數增加100萬人至180萬人,許多雇主顯然希望這次經濟停擺只是短暫的,意謂只要他們能夠恢復正常運作,他們將重新雇用勞工,因此三月永久裁員人數僅增加17.7萬。

富蘭克林坦伯頓固定收益團隊認為,跟金融海嘯最大的不同在於目前美國經濟體質仍屬健康。2009年衰退是由龐大且多層次的信貸泡沫所引發,金融業運作失靈且信貸停止流動,金融業及非金融業相繼大規模裁員,進而導致服務需求萎縮。金融海嘯過後的復甦面臨兩大挑戰,其一是如何修復銀行業的資產負債表及敦促信貸市場再度流動,其二是在信貸泡沫導致人力與金融資源嚴重錯置後,如何在正確的領域重新刺激投資、就業及生產力。這次銀行業體質良好,而這也是目前我們對抗病毒時,美國政府和聯準會仰賴銀行體系讓經濟能維持活絡的重要管道,儘管在長期低利率環境下有些公司槓桿比例過高,但不含金融業的整體產業對於政治不確定性或是保護主義等衝擊時的表現仍充滿韌性。

而跟1929年大蕭條最大的不同在於政策的回應。1929年當時幾乎沒有任何政策回應,事實上,當時在經濟衰退之際,聯準會進一步緊縮貨幣政策加劇經濟衰退。但這次的財政跟貨幣政策回應相當迅速、強而有力且經過精心設計,包括聯準會無限量量化寬鬆、透過新的機制確保信貸能在必要時流動,國會通過2.2兆美元刺激政策給予失業補助、發放現金給家計單位及有需要的企業。

美國的就業市場儘管出現短線衝擊,但如果後續疫情出現轉圜,伴隨政府持續提供家庭和企業援助,有望降低疫情及經濟活動停擺造成的衝擊。此外,美國房貸利率持續維持低檔,首次購房者的需求料將持續支撐房價,美國政府GNMA債受到美國政府的信用擔保,且聯準會降息購債行動更有助於成為機構不動產抵押貸款債券(MBS)市場的撐盤要角。

儘管歐美疫情延燒,但全球政府都推出刺激政策,現在預期這場危機將重演2008-2009年全球金融海嘯或是1929年大蕭條的說法太過牽強,不過短線市場震盪幅度預期仍大,投資人仍需抱持風險意識,疫情何時獲得控制、藥物臨床實驗結果、企業後續公布財報及獲利影響、油價是否止跌回穩仍是牽動風險性資產回穩的關鍵,投資人不妨適度納入高信評的美國政府GNMA債,降低整體投資組合波動。(國際新聞中心整理)

#衰退 #聯準會 #經濟 #經濟衰退 #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