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各地封城後出現糧食生產問題。(新華社資料照片)
大陸各地封城後出現糧食生產問題。(新華社資料照片)
六保包含保障產業鏈供應鏈穩定。圖為莆田市城廂區一家鞋企生產線。(新華社資料照片)
六保包含保障產業鏈供應鏈穩定。圖為莆田市城廂區一家鞋企生產線。(新華社資料照片)

大陸近期將經濟目標從「六穩」轉為「六保」,學者表示,顯示疫情下大陸經濟嚴峻,大陸觀察到就業壓力大、居民收入開始下滑、糧食生產和安全以及供應鏈出現問題,目前須先穩住社會面,提出「六保」不僅切合民眾需求,也恢復大陸國內各界信心。但學者也強調,大陸經濟再也不會高速成長,在這種情況下,台灣也無法再透過當地廉價的勞動力市場或心想「去那邊就會賺到錢」,必須適應新趨勢。

中經院第一研究所助研究員王國臣表示,大陸提出經濟發展任務轉為「六保」,顯示大陸經濟狀況較為嚴峻,他說,六保包括「保居民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保糧食能源安全、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保基層運轉」,其中「保居民就業」是大陸首要問題,「保障市場主體」為疫情過後的大陸企業倒閉潮,「保障糧食安全」是大陸各地封城後糧食生產出現問題,「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則是消費需求出現問題,再加上產業鏈是否要往更安全的地方靠攏,疫情的爆發可能加速產業鏈從大陸外移,大陸政府在這波疫情衝擊下觀察到國內社會出現這些問題,因此轉向「六保」目標,要先穩住社會面。

貨幣政策將助力發揮

中華採購與供應管理協會採購與供應研究中心執行長賴樹鑫也表示,大陸目前最大的挑戰是外部壓力明顯加大,外部需求大幅下降、市場價格下行,「自己做好也沒有用因為需求下滑」,因此大陸現在必須落實「六穩」、「六保」,務必將經濟盡快從疫情中恢復正常。

賴樹鑫說,尤其「六保」就是大陸政府觀察過去疫情所造成的衝擊和引發的問題,直接切合民眾的需求,以這個目標來恢復大家的信心,信心恢復之後,大陸再以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來助力發揮「六保」的作用。

不過,中經院第一研究所所長劉孟俊指出,「六穩」是在可以達成預定目標的基礎上要穩住經濟的一些措施,而六保就是由於疫情衝擊穩經濟目標難達成,仍須盡量做到的替代做法,但並不意味著六穩就不做,而是再多加一個六保,並且持續做到六穩目標,劉孟俊說,六保偏向穩定社會,從過去的穩經濟層面擴及到社會層面,具有更多意義。

王國臣強調,這波疫情加速在大陸企業的外移,大陸現在必須思考一個問題,也就是其經濟再也不會高速成長,會趨緩甚至衰退,在這種情況下,台灣也無法再透過當地廉價的勞動力市場,或者想著「去那邊就會賺到錢」,台灣廠商必須因應新的趨勢。

未來15年不設GDP目標

至於大陸未來是否仍會強調GDP必須保持在一個絕對數字,亦或是拿掉GDP成長目標?王國臣認為,長期來看大陸一定會拿掉GDP目標,預期未來10到15年可能將不再設定目標,2030年可能機率最大,但目前還是有個過渡期,會逐漸將目標淡化,王國臣說,而今年大陸依然會保留GDP增長目標,大陸稱今年和明年GDP增速仍會有5%,現在仍堅持「保5」。

劉孟俊則表示,不少經濟學家或學者現在也對大陸政府呼籲經濟沒必要「一定要保幾」。大陸政府採取更強刺激的政策,可能達成了經濟目標,但往後就要不斷償還風險,例如,大陸衝投資就是要達到GDP成長率,但衝投資必須不斷舉債投資,雖今年和明年GDP達到了,但往後的債就還不完,所以現在市場出現不少聲音是與其這樣子倒不如就不要設定數字目標。

#大陸 #業鏈 #經濟 #目標 #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