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民主黨初選受到冠狀病毒的影響,有許多州必須延後舉行,但因為其他候選人相繼退出,因此即使前副總統拜登尚未獲得過半數的黨代表支持,但顯然已是民主黨的總統提名人。由於他在之前的辯論中宣布將會選擇一位女性擔任競選夥伴,因此目前美國政治記者除了關心冠狀病毒疫情外,就是持續報導有關民主黨副總統的可能人選。

基本上,副總統候選人的第一個要件就是不要有負面的形象,或是有可能會爆出的黑資料,換句話說,在他或她成為總統候選人的資產之前,千萬不要是一個負債。除了副手不要成為總統候選人的絆腳石外,其餘經常討論的條件,則是地理位置、意識形態、年紀、政治經驗等方面的互補。

就地理位置而言,如果總統來自於東西兩岸,他的搭擋很可能就應來自中西部或南部。2000年民主黨的高爾來自南部田納西州,他的副總統候選人李伯曼則是出自東部的康乃狄克州。

從意識形態的角度來看,如果總統在光譜上是屬於自由派或保守派,就會選一位較為溫和的副手,反之亦然。2012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屬於溫和派,他的副手是意識形態保守的眾議院預算委員會主席萊恩。

年紀方面,1988年64歲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老布希挑了年僅41歲的奎爾搭擋競選;2008年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歐巴馬年僅47歲,因此挑了當時65歲的拜登為副手。政治經驗也是一個重要考量,2000年共和黨的小布希僅擔任過德州的州長,他的副手是有豐富國會及內閣資歷、熟悉國防外交的錢尼。如果選情緊繃,總統候選人最希望副手至少能夠替他贏得副總統家鄉的選舉人票,像1960年詹森替甘迺迪拿下德州24張選舉人票。

從以上這些條件來看,出身賓州、在德拉瓦州擔任參議員的拜登應該找一位南部或西部的副手;他的參議員經驗最好能獲得有州長資歷的互補;年齡方面因為他已77歲,因此應當能找一位50、60歲的盛年者為搭擋;身為民主黨內溫和派的代表,拜登的副手應當要能替他爭取自由派的支持。最後,副手最好能夠來自民主黨上次輸掉的搖擺州,贏回關鍵性的選舉人票。

由於拜登已決定副手為女性,而民主黨至少有10多位女性的國會議員及州長是可以考量的對象,同時由於拜登是因為南卡羅萊納非洲裔的支持,才能轉敗為勝,因此有壓力要挑一位非洲裔的女性為副手。然而目前浮出檯面的人選,非洲裔的有加州聯邦參議員賀錦麗、前喬治亞州州長候選人亞伯蘭絲、佛羅里達州眾議員戴明絲以及亞特蘭大市長巴頓絲等,但其中僅有賀錦麗曾參選總統,政治歷練受到肯定。

若拜登要鞏固自由派的票源,華倫參議員將會是不錯的選擇,可惜她不僅是東部麻州的民意代表,年齡也超過70歲,更不是少數族裔,同時麻州本來就會投給民主黨,而不是關鍵的搖擺州,在選舉人票沒有加分的作用。反之,中西部密西根州州長惠特摩、威斯康辛州參議員鮑德溫和明尼蘇達州參議員柯勞布查若成為拜登的搭擋,將有望替民主黨奪回2016年輸給川普的前兩州,並鞏固民主黨勢力消退的明尼蘇達州。不過,這3位都是白人。

另一個比較受到忽略的因素,則是總統與副總統候選人是否合得來,還是一個被迫妥協的組合。如果僅考慮上述因素,而完全未將兩人的個性及互動納入考量,很可能選出一對怨偶,讓一加一不僅沒有相乘的效果,反而小於二。

拜登身為歐巴馬的副總統,兩人發展出相當緊密的兄弟情,當然希望他副手和他的關係也能如同自己與歐巴馬的關係一般。

如果我們綜合考量所有以上討論的因素,賀錦麗符合的條件最多,不僅是非洲裔,她還同時有亞裔的血統(母親為印度裔),在地理位置和年紀方面有互補作用,與拜登總統的互動也很自然,更不用擔心她選上副總統後,參議員的職務會轉到共和黨手中,因為加州不僅州長是民主黨籍,且是標準的藍州,已經有近30年沒選過共和黨的參議員。儘管她不是來自中西部的搖擺州,但若能讓這些州的少數族裔積極出來投票,或許也可以協助贏回關鍵的選舉人票。(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政治系兼任教授)

#參議員 #總統 #女性 #拜登 #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