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多州計畫逐步放鬆防疫限制措施,不過,企業獲利預警、川普抨擊中國引發新冠疫情並揚言以關稅報復中國,聯準會認為疫情將在短期內嚴重影響經濟活動並對中期經濟前景構成相當大的風險,過快放寬限制措施也可能導致疫情再度升溫。

富蘭克林坦伯頓固定收益團隊認為,重啟經濟已成為市場認為的政策優先項目,歐洲地區的德國、奧地利、丹麥和捷克已經宣布相關措施或已跨出第一步,即使是疫情最嚴重國家之一的西班牙,也允許某些製造或營建活動重新運作,美國近期多州聯手制定重啟經濟計畫。新冠肺炎疫情新增病例及新增死亡人數增長速度以令人鼓舞的方式下滑,意謂美國應該能於五月重啟經濟活動、六月略為加速,但誠如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佛奇(Anthony Fauci)博士所言: 「這不會像打開或關閉開關一樣 」,病毒仍然在人群中活躍,決策者可能會以交錯方式重新開放經濟,維持預防措施以保護最脆弱的人群並避免疫情二次爆發。

富蘭克林坦伯頓固定收益團隊認為,假設2020年美國失業大幅上揚且生產力大幅下滑,我們預期2020年第一、二季美國經濟將分別衰退8.7%及29%左右,從財政政策傳導效果的不同情境去推估對十一大產業的附加價值總額和雇用的影響,進而對美國2020年下半年至2021年各季經濟成長率進行預估。情境只單純考慮財政政策的效果,並未將大規模的貨幣政策的影響納入模型當中,若加計聯準會積極寬鬆政策的效果,經濟展望預估有上調空間。

經濟展望仍存在高度的不確定性,不同型態的復甦都有可能發生,其中一個變數就是需求及供給端的復甦速度差異,將對物價帶來不同影響。未來幾個月通膨不易出現上揚,但如果經濟復甦相當強勁,我們必須留意需求面復甦將導致持續性的通膨壓力,尤其是在大規模的貨幣及財政政策推出之後。

值得注意的是,由於三至五月經濟關閉的衝擊太過嚴重,五月開始漸進式重啟經濟,即使在財政刺激傳導效果強勁的情境之下,2021年底之前美國經濟產值也還沒有回到衰退前水準,其中在這次衰退期間失業人口當中預期有三百萬人仍處於失業狀態。

美國的經濟結構以服務業為主,而這在此波疫情當中,與人往來密切的服務衝擊往往也是首當其衝,封鎖措施直接導致產能下滑和供應鏈斷裂的雙重風險,所幸美國總統川普表示美國度過疫情最糟時期,伴隨政府持續提供家庭和企業援助,有望降低疫情及經濟活動停擺造成的衝擊。此外,低利環境延續,聯準會持續進行購債,房貸戶的審核標準嚴格,基本面仍具備投資優勢,後疫情時代,投資人不妨適度納入美國政府GNMA債,掌握相較公債更高的收益及降低投資組合波動。(國際新聞中心整理)

#聯準會 #美國 #重啟經濟 #效果 #疫情 #當中 #復甦 #政策 #經濟活動 #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