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0年4月美國股市自崩盤後的谷底回升五成,景氣春燕似已飛來,胡佛總統樂觀的宣布,股市崩盤對失業的影響將在60天後過去,兩個月後一群民眾前往白宮,籲請政府振興經濟,不料胡佛卻說:「各位,你們晚來了60天,經濟蕭條早已結束。」

胡佛以為前一年10月底股市崩盤的烏雲已散盡,總體指標滑落速度已趨緩,因而有此樂觀的想法,事實上,大蕭條的序幕才剛要拉開,美國經濟成長率自此陷入四年的衰退,從1930~1933年連續四年依序是-8.5%、-6.4%、-12.9%、-1.2%。

胡佛及幕僚過度樂觀的原因在於他們沒有意識到這場危機的複雜性與嚴重性,隨著股市崩跌、財富縮水,消費緊縮、企業倒閉接踵而至,胡佛以為採行斯穆特─霍利關稅法(Smoot-Hawley Act),大幅調高關稅可以保護本國產業,未料此舉反而掀起保護主義,各國也對美國貨調高關稅,以致於美國出口連年衰退,自1930~1932年依序是-17.9%、-17.3%、-22.5%。此外,胡佛以為禁止移民可以降低失業率,結果一樣適得其反,接連的誤判讓美國陷入了這場大蕭條。

這一頁大蕭條的歷史,多數人並不陌生,我們今天會笑胡佛沒看清楚大局,然而身處其間,我們未必會比他高明,今天美國總統川普不也是如此嗎?川普自上任以來假國安之名、公平貿易之名調高關稅,掀起貿易戰,不就是斯穆特─霍利關稅法(Smoot-Hawley Act)的復辟嗎?前幾天川普不也是為保障偉大美國人民的工作而禁止移民申請嗎?

歷史學者保羅甘迺迪曾說:「不同年代不同國家所犯的錯誤,經常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看看川普與胡佛如此神似,此話不假,我們以當年的處境來檢驗一下當前的經濟,我們就不得不戒慎恐懼,而不敢過於樂觀了。

目前全球景氣到底如何?一個月前多數人是悲觀的,但近日隨著美股回升,許多專家又認為最壞的時刻已經過去了,美股道瓊指數在今年2月20日升至29,219點,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連日重挫千點,於3月23跌至18,591點,短短一個月跌掉一萬多點,全球自是風聲鶴唳,然而近日美股又強勁回升,5月11日美股已漲至24,221點,較一個半月前的谷底反彈了三成之多。

然而,景氣真的這麼快就走出谷底了嗎?股市回升能代表經濟復甦嗎?長期而言,兩者確實亦步亦趨,但短期而言,兩者卻未必桴鼓相應,如同1930年美股回升不代表經濟步入坦途,胡佛很有信心,雖然信心很重要,但信心仍得有實體經濟支撐,否則終究是泡沫,1930年的情況正是如此。政府寬鬆的貨幣政策,雖可帶動股市,然而若缺乏消費、投資及出口這些有效需求,一切終究是夢幻泡影,凱因斯曾說:「你可以牽一匹馬到河邊,但你卻不一定能使他喝河裡的水。有時馬不但不喝水,還會吐水」,講的就是這個道理。

台灣情況如何?台股的走勢一如美股,從2月20日11,724點,跌至3月23日的8,890點,於5月11日重返11,013點,股市似乎恢復昔日榮景,風暴看似逐漸平息。然而我們要問的是,這一波股市回升有沒有實體經濟的支撐?遺憾的是,迄今不論是美、歐、日、韓或台灣的實體經濟在疫情的影響下,持續走疲,失業人口持續創新高,薪資持續走跌,外貿持續衰退。

我們看看最新的統計,在出口成長方面,4月台灣-1.3%、韓國-24.3%、美國3月出口-9.3%、日本、德國、香港、新加坡皆呈衰退,甫公布的韓國5月上旬出口跌幅更逼近五成。而全球前兩大進口國,美國及大陸近月進口衰退達一成左右,這個資料告訴我們全球的有效需求正快速下滑,世界貿易組織(WTO)於4月評估今年全球商品貿易量將衰退12.9%,美洲、歐洲及亞洲無一倖免,從目前的統計看來,這份預測實非虛言。

勞動市場更是慘不忍睹,美國失業人口於4月升至2,308萬人,失業率由4.4%升至14.7%,創下二戰後的最高紀錄,依目前每周初次請領失業救濟人數以數百萬增加,4月失業率可能會升至25%,追平1930年代大蕭條的水準。台灣情況也是如此,實施無薪假企業已升破千家,大量解僱也超過兩千人,主計總處所估計的經常性薪資、僱用人數皆出現負成長,為近39年、11年首見,主計總處更直言,勞動市場於4月所受到的衝擊將更為劇烈。

再以季增年率(saar)觀察,美國首季經濟成長-4.8%、台灣-5.91%、韓國-5.5%、大陸-33.8%、新加坡-10.6%,皆創下全球金融海嘯以來的紀錄,經濟成長是指實質GDP的成長,季增年率係指本季實質GDP與上季的變化轉成年率,以反應經濟於兩季之間的轉折,各國都出現驚人的衰退,反映全球的有效需求快速下滑,這是嚴重的警訊。

1930年代的經驗告訴我們,衰退沒那麼快就平息,別看到飛來幾隻春燕就以為春天將至,面對撲朔迷離的情勢,當局要以胡佛的誤判為借鏡,萬不可迷失在樂觀的數字堆裡。

#經濟 #回升 #衰退 #台灣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