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4日陳時中部長對網路旅遊示警系統失誤,認為旅遊點被標籤化很可怕,很難洗脫,要盡速改進。令人想到滯留武漢的台商及其眷屬被註記標籤化,陳部長還說了重話:「選了國籍就須承擔」。和旅遊點被標籤化相比,這些被註記的台商及其眷屬就無所謂了嗎?

至今被「註記」的上千台人及其眷屬,好像只發現過1位感染病患。而自歐美返台避難的大量留學生、旅人,其中有數百病患,有些還帶病上機回台,耗費多少台灣醫療資源,請問陳部長您說了什麼嗎?尤其有對美籍台裔夫婦帶病返台治療,花費可能數百萬,卻不見陳部長譴責,厚此薄彼,其言行沒有政治考量嗎?陳部長自詡防疫成果,常投書國外媒體自我宣傳一番,將來在防疫史上會留下紀錄,但其「註記」台商防疫之政治考量事件,也會如影隨行。

旺旺集團上市的次氯酸抗菌液,在台灣疫情發生初期,百姓搶購酒精而大缺貨時,該集團就將次氯酸抗菌液大量免費分送全國各里辦公室,供里民取用。日前,陳部長竟表示:「沒有醫療器材許可證,不能噴手,只能做環境清潔劑」云云,且在防疫宣導片中刻意指出其有刺激性,不可噴手等等,並要開罰該集團66萬,令人匪夷所思。

日本厚生省早在2002年就已認定次氯酸水可作食品添加物,可做噴手液,可做環境清潔劑,坊間並有家庭用製造機販售。而在台灣,該產品於2017年某公司就已取得衛福部陳部長核發的許可證,證書上中文名稱「傷口清潔抗菌液」。日前,筆者特地向里長要了850CC,噴手外還用來嗽口,發現並沒有刺激性,比酒精溫和多了。怎麼跟防疫中心宣導短片說的完全不一樣呢?

反觀疫情期間,由行政院和衛福部主導配售的酒精,有些須自行加水配成75%,有些上市品其瓶身狀如口服飲料罐,標籤上還註明「未滅菌」,有些市售酒精沒有「醫療器材許可證」,卻都可販售作噴手消毒液使用,容器像口服液也會讓人誤飲,怎不見衛福部食藥署和綠委們抗議呢?是不是該集團和蔡政府政治立場不同,不爽其搶了防疫先機呢?筆者認為當初該集團若能將千噸次氯酸水逕送行政院防疫中心,由陳部長統籌配發,百姓齊頌「感謝總統,讚嘆部長」,相信就不會有後續這些問題了。

近日蔡政府頻頻利用媒體、名嘴、立委、網路、宣導短片等抨擊醜化作公益的次氯酸水,以致到里長處索取該抗菌液的人變少了。里長太太一邊替筆者分裝次氯酸水,一邊喃喃自語:「什麼事都要分黨派,台灣人的不幸。」請陳部長深省之。(作者為前台灣省家畜衛生試驗所所長)

#抗菌液 #次氯酸 #眷屬 #部長 #酒精 #陳部長 #次氯酸水 #註記 #集團 #防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