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保費需不需要調整?現任台灣病友聯盟理事長、前衛生署長楊志良直言「(健保)錢不夠是確定的」,很佩服衛福部長陳時中敢挑戰保費議題,但正因為陳時中現在聲望很高,「他不做也就沒人做得成了」。國民黨立委則認為健保調漲確實必須面對,但要跟社會充分溝通,不能政府拍板要多少就多少。

楊志良說,幾年前他就調漲保費,當時台灣人口呈「葫蘆型」,生產人口多,推動的難度還是很高;如今台灣人口呈現「倒三角形」,若要調漲保費勢必引發世代衝突。

楊志良2009年上任第1天就宣布首要任務是依法調漲健保費率,隔年將費率從4.55%調到5.17%,是健保開辦15年來第2次調漲保費,為此他不惜請辭下台,後因府院強烈慰留而留任。

「(健保)錢不夠是確定的!」楊志良說,不管改成部分負擔或是整體調整保費,都是有工作的人承擔。面臨人口老化,調整是必要的,「每個人都說節省,但怎麼省對於健保收入還是有限」。目前又面臨新冠病毒衝擊,國內經濟不是1、2年就可以恢復,他肯定陳時中此時敢提出「是對的」,調漲保費需要一段時間討論,陳時中不做,可能也沒人做得成。

國民黨團書記長蔣萬安表示,健保費2017年起虧損至今,確實要面對,但調漲保費必須跟社會充分溝通,不能政府自己拍板要多少就多少;且健保財務問題還包括回歸使用者付費,落實分級醫療,避免藥物浪費,提升醫療效率等,並必須特別注意弱勢族群的補助制度。

民進黨立委鍾佳濱表示,下一代健保改革的方向,除將資產收入、境外所得及量能付費機制納入一併考量外,醫護人員長期貢獻卻沒得到應有的回饋,也要重新檢討。

鍾佳濱表示,陳時中說的「看病愈多、負擔愈高」,應該是指調整量能給付,未來可能朝加大收費級距去討論,藉由適度調高部分負擔,減少濫用浪費。民間恐怕會有反對聲音,但下一代的健保改革最終還是要面對。

#負擔 #確定 #調漲保費 #陳時中 #健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