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不僅讓全球部分產業生產線斷鏈且需求急凍,也使高收益債面臨信用利差大幅擴大的情形。法人表示,儘管美國高收益債自3月修正以來利差擴大速度極快,在景氣藍圖明朗前,高收益債仍可能承壓,但從過往經驗顯示,高收益債市收復失土能力強,長線投資價值已逐漸浮現。

凱基收益成長多重資產基金經理人李奇潭指出,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2020年特定產業的企業債違約率勢必攀升,但高收益債市表現往往提前反應,像是2008年金融海嘯時期,企業債違約率至2009年才開始爬升,但當時市場已出現反彈;另外像是2015年能源危機時期,企業債違約率至2016年才開始拉升,同樣的,當時市場也已經出現反彈走勢;因此,以過去經驗顯示,企業債違約率攀高的年份,高收益債市表現未必較差。

若切入高收益債券基本面觀察,李奇潭表示,債券投資主要報酬來自於持續收取票息,除非出場時碰到極端市況,投資債券的起始殖利率可作為未來長期報酬的參考指標。

李奇潭進一步舉例說明,在2008年11月金融海嘯發生之際,當全球高收益債券價格跌至最低點時,其殖利率跳高至21.8%,該資產未來五年年化報酬率也達到二成以上;由此可見,雖然疫情影響高收益債價格走跌、殖利率飆高,可是一旦疫情出現緩和,高收益債券將顯現出投資吸引力。

法人表示,美國短年期高收益債除了有較公債等更傳統避險資產為佳的息收報酬,也可受惠於專注較佳評級發債企業、美國經濟基本面穩健及政府強力政策支持等優勢。

#法人 #殖利率 #肺炎 #企業債違約 #李奇潭 #資產 #報酬 #高收益債 #高收益債券 #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