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金光布袋戲最新劇《戰血天道》上演史豔文三子雪山銀燕黑化,化身馳突孤燕虐殺丹陽侯,這場戲可謂是金光近10年來最具爭議的一戰,面對戲迷的疑問,金光編劇總監林紹男難得上線親解5道難題,包含如何將孤燕圓回正道、兩人死戰的涵義、孤燕是否留命、重啟人設的取捨等。

首先談到孤燕的出現,痛下殺手後是否還能走回正道?林紹男表示:「似乎並沒有說要讓銀燕回到正義的一方,史家三兄弟一定要綁死在同一條路上嗎?他們應該有各自的承擔、各自的責任,他們為之奮戰不應該是別人的信念,而是自己的信念。」

展現純粹的殺性

林紹男希望史家3兄弟能夠走不同路線,尤其是要與父親史豔文走出截然不同的路,「對於正義的詮釋,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方法。」於是銀燕黑化,選擇了衝突最激烈、而不是最無關痛癢的方式。

第2道題,孤燕是否留命丹陽?林紹男解答:「孤燕在殺丹陽從沒想過留下對方一條命,從孤燕初登場至今,每一次動手都是要人死,包括在墨邪錄時期殺東門朝日、後來對上天地不容客與黑白郎君等等。」孤燕身上展現的,是純粹的殺性,屬本能式的、半瘋狂式的,一出手就是至死方休。同時編劇也形容孤燕有絕對的武力,但應該沒有絕對的智謀。

其3,患有思覺失調症的孤燕,設定是否參考台夯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林紹男說:「早在幾年前的作品墨邪錄當中,我們就已經暗作銀燕成為殺人機器的伏筆,那時候《與惡》這部戲尚未推出,而無意識殺人的道德量刑或許是現實社會中,大家都想探討的議題吧。」

砥礪出真正人性

林紹男強調,孤燕的行為固然是罪,但罪與惡不為等號,「我們不敢說能探討這中間的關聯與拿捏的分寸,但透過劇中角色呈現加害者與受害者之間的各種反應,讓觀劇人反思,才是我們主要目的。」

第4是丹陽之死的含意,林紹男表示丹陽侯是相當受歡迎的角色,以這種突然的方式退場,引起的回響跟爭議當然早在預料中,「比起死亡這個結局,我們更想表達的是丹陽侯對於信念的執著與壯烈,還有武林的殘酷。」

最後提到角色重啟的困難度,林紹男就以儒俠史豔文為例,他的仁善模式偏於早期,放到現代可能會有些過時,但他作為道德標竿這件事並不會改動,「我們會去做的,反而會是設計挑戰他道德標竿的事,例如為了天下和平不惜犧牲兒子等等這類的事情,我們不吝於給角色道德與困境上的考驗,因為這樣才能砥礪出真正的人性。」

#史豔文 #道德 #金光 #天道 #角色 #丹陽 #林紹 #男表示 #編劇 #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