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小俠在明星咖啡館拍攝詩人周夢蝶。(潘小俠提供)
潘小俠在明星咖啡館拍攝詩人周夢蝶。(潘小俠提供)

他以紀實攝影的思考觀點,進到作家們的書房、田野、街頭、監獄、部落,紀錄他們代表的台灣文化面貌。

拍過原住民部落、社會底層小人物、228與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和台灣的美術家,攝影家潘小俠在獲得吳三連攝影獎之後,繼續以台灣百年作家為題,尋訪超過131位台灣作家,用相機鏡頭、黑白底片和銀鹽相紙記錄百年台灣作家臉容,即使沒人贊助也自掏腰包,只為出版一本《台灣作家一百年》攝影集(讀冊文化事業)。

攝影頑童很本土

65歲的潘小俠咧嘴笑說,以前拍畫家很容易,有個畫作這麼大,「作家的書就小小一本,怎麼拍?」但他以紀實攝影的思考觀點,進到作家們的書房裡、田野中、街頭上,甚至和政治受難者重回景美、綠島監獄,和原住民作家回到部落,穿戴傳統服飾拍攝,紀錄作家們代表的台灣文化面貌。

一頭蓬亂長髮束起成低馬尾,投入紀實攝影40年的潘小俠本名潘文炬。長年在外奔波拍攝,他的臉有著比年齡更大的滄桑感,笑起來卻仍有頑童的神情。他自認「很本土」,不擅長言談,當攝影記者替他拍照,從側邊打閃光燈,他叨絮回以「欸對,你這樣打閃光燈就有立體感。」攝影記者當久了,報導該怎麼拍都能立刻反應,但帶有自己觀點、眼光的紀實攝影,卻是他長時間打磨淬煉的成果。

潘小俠在2017年得到吳三連獎藝術獎之後,拿到80萬獎金,「以一個攝影家的身分,我想我應該要持續創作,因此投入拍台灣作家的主題。」這次紀錄的作家,除了以吳三連獎、國家文藝獎得獎名單為基準,他更納入不同領域的作家,包含農業、政治受難者以及原住民作家,展現他紀實攝影背後的思考。

拍出台灣的觀點

潘小俠表示,這些照片雖然多半是近幾年聯繫、拍攝,也有不少作家是1986年在《自立晚報》任職時拍攝的,一路累積至今,「在進《自立晚報》之前,我對於白色恐怖、228事件其實沒有什麼想法,這個工作帶給我很多。我一直覺得,我的創作一定要是台灣的觀點。」

當年報社工作吃重,往往一天要跑四五個地方,但若有機會拍攝作家,潘小俠就會去,身上背兩台相機,拍完報社要的照片,就拿起另一台相機拍自己的作品,「像有一次要拍鹽分地帶活動,沒人想去,只有我自告奮勇。我沒讀什麼書,對作家都很尊敬,想認識他們,像是周夢蝶、鍾肇政、葉石濤、柏楊、陳映真等好幾位作家,都是很早期就拍攝的。」

#台灣作家 #政治受難 #拍攝 #潘小俠 #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