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畫面/視覺中國)
(設計畫面/視覺中國)
上海金庫創投管理合夥人丁學文。(丁學文提供)
上海金庫創投管理合夥人丁學文。(丁學文提供)

很多台灣朋友笑說我是獨角獸殺手,對的,我就是看不慣一路說故事融資,卻不腳踏實地的毒角獸;另外,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一個無咖啡不歡的人,但真正讓我傻眼的是大陸這個資本樂土,連喝咖啡都能弄出獨角獸神話。兩年前有批所謂的新勢力咖啡,諸如瑞幸、連咖啡等,夾帶著大筆資金招搖過市,一個個借鏡互聯網的操盤手法,補貼、外賣無所不用其極,卻在極短的時間內暴起暴落,一個個原形畢露成了名副其實的毒角獸。誠如我常常說的,大陸無所不快,快得讓人冷不及防,新勢力咖啡就好像才剛剛上桌,一下子就涼了。瑞幸咖啡的醜態畢露來得那麼迅雷不及掩耳,來得那麼匪夷所思,成立兩年,完成一連串融資、上市到下市,這是又一個資本玩家塑造的大陸故事,卻也戳破了大陸商業資本化糖衣的絢麗。

台灣觀點

這兩年只要有前往大陸的台灣人,一定都看過街邊藍底白色長角鹿招牌的瑞幸咖啡。它曾經被批評為大陸的國貨之光、民族之恥、資本主義割羊毛機、無情的發券機器人。其實從2017年創立開始,瑞幸就爭議纏身,但這並不妨礙它元氣滿滿地跑馬圈地,甚至創下了成立18個月,就完成在Nasdaq上市的中概股奇蹟。但這個瘋狂神話終究也走到盡頭了。就在5月15日,Nasdaq終於對瑞幸下手,發出一紙通知書,決定對瑞幸實施摘牌下市。

咖啡界的融資說故事

瑞幸神話泡沫的根源在於實實在在的財務造假,絕非講故事就可以糊弄過去的。上市公司財務造假,放在任何資本市場都是違法違規的行為。Nasdaq在通知書上列舉的瑞幸兩大罪狀:作假帳和未能公開披露有效資訊。問題在於,那個曾經閃電式擴張,叫板Starbucks、碰瓷喜茶,讓人直呼顛覆了咖啡茶飲行業的瑞幸咖啡,最終還是不敵資本繁華褪盡必須面對的經營現實。

2017年底,瑞幸在北京開出了首家門市,隨後開啟了擴張閃電戰。一年內瑞幸門市突破2000家,兩年門市超過4500家,甚至超越Starbucks成了大陸最大的咖啡連鎖品牌。對比Starbucks進入大陸市場20年,平均開店數度每年200家,讓不少人覺得瑞幸真的是後浪可畏。

不過就和很多毒角獸一樣,從創立之初瑞幸就一直處於虧損狀態,看似只要有錢繼續支持它的擴張,瑞幸就能度過虧損期,占領大陸咖啡市場的藍海。這故事打動了很多投資人,瑞幸也得以融資、上市,用燒錢補貼的方式,成功吸引了用戶的註冊和消費。

又一個大陸擊鼓傳花

瑞幸的命運走向,像極了大陸曾經的樂視、ofo、暴風,它們崩盤的原因不同,但資本催生的泡沫破裂背後,悲痛總是相通的。他們曾經風光無限,但長期依賴著資本的投餵,最終長成了巨嬰,然後一步步走向潰敗。

從自曝財務造假人民幣22億元的消息一出,瑞幸咖啡的訂單量出現激增,因擔心已經購買或者贈送的咖啡券後續無法使用,用戶紛紛在其線下門店排隊消費。這一境況像極了ofo用戶當時線上線下排隊退押金。而就在瑞幸一夜崩盤的前幾天,ofo再成被執行人,已經是2020年的第24次。昔日的小黃車成了拖欠押金的「老賴」。

當我們談論瑞幸的悲劇時,ofo的故事再次被提起。同為曾經風口上的獨角獸,ofo也曾於資本的溺愛中成長起來,但最後成為資本的棄兒、不了了之。

金融科技終須歸原位

對大陸來說,產業發展固然重要,但真正要遏制資本的荒蠻,還得依靠有序的金融制度。

忽悠的資本市場會讓初創市場瘋狂吸收股票市場的血;當股票市場耗盡,初創市場的資本狂歡就會落幕。最終,實體產業與資本市場都會同時受災。

金融與投資異化把企業當貨品販賣,和創業者一起包裝項目,形成了一條完整的投機鏈條。華爾街的資本運作就這樣在聰明的中國人改造之下,變成了一種標準化、工廠式的輸出。金融與科技曾經是經濟進步的兩大力量。但過度迷信金融,無比縱容科技,只會讓金融淪為投機,科技無惡不作,最終留下的就是資本盛宴後的殘羹冷炙。

中美貿易的夾殺、Covid-19的折騰加上瑞幸咖啡惡行惡狀,我相信將是大陸資本市場的重要拐點,要看大陸資本市場能不能改革,不妨先睜大眼睛看看大陸證監會對瑞幸造假的下一步動作?大陸資本市場改革的端倪肯定盡在其中。

作者簡介 丁學文

台大經濟系畢,美國康乃爾大學財務金融碩士,歷經海內外銀行、資產管理及股權投資產業。現為金庫資本管理合夥人兼總經理,專注於全球產業資本整合平台的搭建與投資,投資區域涵蓋大陸、台灣、印度及東南亞地區。目前旗下共管理7檔產業投資基金,整合的產業投資人超過30家,涵蓋整車供應鏈、電池產業以及車聯網等。已投資企業則在全球超過40家,管理總規模超過百億新台幣。

#故事 #咖啡 #大陸 #資本 #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