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明尼亞波利斯市發生非裔人士George Floyd遭到白人警察以膝蓋力壓致死,引發強烈的抗爭與動亂,目前已造成包括華府在內的全美近40個城市延長宵禁;德州、維吉尼亞州和亞利桑那州等3個州宣布進入緊急狀態。

美國社會竟然在短短的幾天,變成如此一片混亂、甚至危機四伏,恐怕令很多人難以想像。一個非洲裔人士的枉死,竟引起全美跨州、跨族群的大規模群眾暴動,說明種族問題在美國社會已如激越的伏流,一遇破口就洶湧爆出。這個破口表面看來是George Floyd之死,但是更應該放在整個Covid-19新冠疫情的脈絡下觀察,才能對這股社會情緒有更深刻的理解。

根據美國疾病管制局(CDC)4月所發布的報告顯示,在這波疫情中,非裔美國人受到的傷亡最重。以紐約市為例,非裔美國人每10萬人中有92.3人死亡,拉丁裔則是74.3人,白人是45.2人,亞洲人是34.5人。非裔美國人的感染率和死亡率之所以會那麼高,主要理由並不是族裔體質的問題,而是因為社會階層的弱勢者在面對傳染病的威脅時特別脆弱。

此外,受到疫情影響,許多人必須在家工作,但是從事清潔工人、快遞員、保安等必須在公共場所工作的非裔美國人,有高達四分之一以上,這些人往往也沒有足夠的保險覆蓋,疫情期間,仍必須處在高風險的環境中,或甚至被迫失業,這當然會影響他們的健康與收入。

換言之,當疫情蔓延時,社會不同階層、不同族群間的「健康不平等」就曝露出來了。倫敦大學教授、世界衛生組織(WHO)「健康問題社會決定因素委員會」主席麥可‧馬爾莫在2016年出版的《健康鴻溝》(The Health Gap:The Challenge of an Unequal World)一書明白指出,社會經濟地位是健康狀況重要的決定因素。簡言之,人們的健康和幸福與人們在社會中所處的地位息息相關。

馬爾莫通過長達35年的大規模調查,深入探討造成健康差異的社會性、制度性、文化性根源這3大指標,描繪出健康受到剝奪者的面貌。他認為,除了絕對收入的高低之外,一個人對自己生活的掌控度和發言權,都會影響健康。馬爾莫書中引用了一位臨床醫師的話指出「社會處境會通過心靈而進入人的身體之中。」

總的來說,在美國,非洲裔的「社會脆弱度」與「經濟脆弱度」最高。所謂脆弱性,是指社會中不同階級承受不同風險的程度,而貧富差距、階級或族群不平等,是影響「社會脆弱性」最重要的幾個因素。

新冠疫情彷彿打開了美國社會不平等以及不公平的潘朵拉之盒,讓人看到個人健康如何受到了「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的影響,以及公共醫療領域所存在的明顯的階級鴻溝。因此,透過一個非裔美國人的死亡,迫使掌權者必須正視緣自族群差異甚至種族歧視,所造成的社會脆弱性與經濟脆弱性病灶。

馬爾莫說:「健康問題是一個政治性的議題。」因此,問題也必須以政治手段解決。馬爾莫邀請世人一同加入與社會不公不義的「結構性苦難」戰鬥,進行社會改革。問題是,美國總統川普會加入嗎?

#美國 #脆弱 #族群 #脆弱性 #馬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