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警察對非裔使用暴力事件層出不窮,而會利用種族對立、仇恨以達成個人政治野心的總統非川普莫屬,川普的第1任國防部長馬提斯嚴厲指控,川普是第1位不想團結美國人民的總統。隨著國際地位下沉,美國道德訴求也在快速流失,各國開始保持距離,甚至挑戰美國權威。面對瞬息萬變的世局,民進黨政府不能再滿足台美關係空前友好現狀,必須審慎因應川普變數。

政治強人的一貫手段就是透過對立及恐懼來鞏固權力基礎,川普的紀錄斑斑可考。他先對西裔非法移民開刀,在美墨邊境築高牆,然後以大幅修改美國策略,製造中國威脅論。新冠疫情爆發,為掩飾防疫失控及轉移國內政治壓力,他擴大對中國的打擊面,並故意使用汙名化的「武漢病毒」,引發美國社會對亞裔族群的歧視及仇外情結。

人算不如天算,就在美國決定大肆利用「港版國安法」對中國進行制裁同時,發生了非裔年輕人弗洛伊德遭警察過度執法致死事件,川普一連串荒腔走板的發言及行動形同火上加油,引爆了全國性各大城市暴亂。美國評論家分析,川普煽風點火就是擴大混亂來營救他快瓦解的連任之途。以川普的政治思維及行為模式分析,這並不令人感到意外,只是將個人政治利益高於一切的做法激起了普遍憤怒與反感。

川普將警察暴力導致的示威事件歸咎於極左派人士,指稱「反法西斯主義」團體是國內恐怖主義,企圖掀起左右派勢力的鬥爭,製造更大的混亂,他就可打著「法律與秩序」旗幟控制局面。

他一再鼓吹以強力手段對付和平示威者,有效掌控局面,但許多州長拒絕配合,他更要引用《暴亂法》動用現役部隊,前國防部次長、國防政策委員會成員米勒憤而辭職抗議,國防部長艾斯培也被迫表態反對。密西根州長惠特默表示,在種族歧視及警察暴力造成的亂局之下,川普仍然堅持要種下仇恨及對立的種子。

而國際社會從歐盟到非洲聯盟對弗洛伊德事件感到震驚,德國外交部長馬斯公開表示,美國的和平抗議行動是可以理解及合法的。而中共與俄羅斯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反嗆美國及英國要討論「港版國安法」,除了表示「港版國安法」是內部事務,與國際平和安全無關外,他們要求安理會應對美國警方對抗議者使用過度力量及對非裔人士的種族歧視等採取行動。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歐布萊恩警告美國的對手不要趁火打劫,並駁斥他們的批評都是「虛偽的」。但一次次的裂痕使美國社會更為對立、弱化與失去方向,對美國的整體形象及世界地位都有負面影響,如美國駐肯亞及烏干達大使館不尋常地發表聲明,對國內發生的事件表示關切,就是希望能維護美國的海外形象。

川普最近又宣布要退出WHO與《開放天空條約》,再度證明無意承擔國際責任,雖然美國的軍事優勢及經濟力量仍高居第一,但川普執政3年多來,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逐漸解體,現在連以民主自由、人權為內涵的「軟實力」也漸凋零。在香港議題上,美國立場陷入兩難局面,喪失了道德高度與正當性,對香港前途會有深遠影響。

對照美國與香港的暴亂,美國遭到「雙重標準」批評,號稱與美國理念一致的台灣可謂同病相憐。國民黨主席江啟臣籲請蔡英文總統,基於《中華民國憲法》的價值承諾,對美方此次處理抗爭的做法表達嚴正關切,民進黨政府不能再迴避了。(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香港 #暴力 #警察 #中國 #局面